[read]间谍课:复仇者

=Start=

缘由:

整理一下在用Kindle看《间谍课:复仇者》时做的一些标注,顺便梳理一下文章的整体脉络。

正文:

参考解答:

第一部

第一章 安全帽(复仇者加尔文・德克斯特——身世介绍)
第二章 受害人(受害人里基・科伦索的背景介绍)
第三章 巨富(加拿大人史蒂夫・埃德蒙的介绍,及他与彼得・卢卡斯的相识,发迹史,1950年女儿安妮的诞生以及女儿发来的求助)
第四章 战士(加尔文・德克斯特从参加工程兵培训开始到奔赴越南大红一师,被军官「狗獾」发掘加入『地道老鼠』,外号「鼹鼠」)
第五章 地道老鼠(「狗獾」和「鼹鼠」的地道战斗经历)
第六章 私家侦探(前伞兵团的一名上尉——菲尔・格雷西)
第七章 志愿者(私家侦探开始收集资料进行准备,于1995年6月16日出发进行调查,但因为当时米兰・拉耶克还不敢作证,只好得出结论,无功而返,这一天是1995年7月20日)
第八章 律师(加尔文・德克斯特退伍后决定要去上大学,拿学位,当律师;1975年春天他们的女儿阿曼达・琼出生,且受分娩导致的并发症影响,他的夫人无法再次自然怀孕了;1978年秋天毕业后加入律师事务所开始律师工作)
第九章 难民(帮越共孟鸿先生和他的夫人留在美国,那一天是1978年11月21日)
第十章 黑客(帮助来自贝德福贫民窟的华盛顿・李脱罪并找到工作,那一天是1988年7月20日)
第十一章 凶手(凶手佐兰・季利奇的身世及发家史)
第十二章 隐士(米兰・拉耶克因为那件事情内心世界受到折磨,但因为国内局势又无法进行指控,直到2000年冬天检查出直肠癌之后被告知无法活太久、且米兰・季利奇已经销声匿迹的情况下,在2001年4月2日写信通知菲尔・格雷西他准备作证,于2001年4月7日还原真相)
第十三章 粪池(根据米兰・拉耶克的证词,把受害人里基・科伦索的遗骨带回来,史蒂夫・埃德蒙决心把事情追究到底,找彼得・卢卡斯帮忙)
第十四章 父亲(加尔文・德克斯特的女儿在1991年被西班牙裔埃米利奥诱骗到南方做妓女,最后惨死被抛弃在路边被发现,在她17岁生日还差3天时被埋葬;1992年3月15日,加尔文・德克斯特找到孟鸿夫妇帮助做假护照,决心报复)
第十五章 了结(亲手杀死她女儿的幕后凶手,但回到家后发现妻子服安眠药自杀,悲痛欲绝,遂辞掉律师工作,去往彭宁顿镇开始铁人三项训练,成为复仇者)
第十六章 档案(美国情报机构无法追查到凶手行踪,史蒂夫・埃德蒙开始诚招复仇者)

第二部

第十七章 照片(复仇者从凶手佐兰・季利奇的照片着手开始调查)
第十八章 海湾(发现照片中的飞机,但需要更详细信息)
第十九章 对抗(柯林・弗莱明和保罗・德弗罗之间就想法、手段的争辩)
第二十章 喷气飞机(求助华盛顿・李定位凶手位置——圣马丁共和国,并坐飞机在空中拍照研究对策)
第二十一章 行大善而容小恶(保罗・德弗罗处理问题的哲学)
第二十二章 半岛(2001年8月3日,搭建半岛模型以及找孟鸿夫人制作新的护照)
第二十三章 警告(继续做着准备,在2001年8月15日听留言时收到了提醒)
第二十四章 游隼计划(保罗・德弗罗的计划以及凶手佐兰・季利奇对于此计划的作用和重要性;复仇者利用假身份迷惑敌人)

第三部

第二十五章 丛林(制造假象让敌人以为他已经死亡,给自己创造时间)
第二十六章 计谋(之前制造的假象给自己创造了几天的缓冲时间,此时,复仇者已到位,进行着观察,等待着机会)
第二十七章 观察(复仇者仔细的观察着半岛内的作息习惯以寻找可能存在的突破口,这天是2001年9月6日)
第二十八章 访客(麦克布莱德到访,侧面体现半岛里面的防御措施有多么森严)
第二十九章 游历(复仇者成功混入工人中)
第三十章 恐吓(麦克布莱德的步步追问让小岛的守卫负责人很是窘迫,一切尽在安排之中)
第三十一章 请君入瓮(设计让佐兰・季利奇和他的保镖上飞机,然后飞往美国)
第三十二章 劫持(2001年9月9日,按照复仇者的计划飞机降落在了佛罗里达南部的基韦斯特机场)

尾声 忠诚


涉及到的主要人员:

  • 加尔文・德克斯特——1950年1月降生于纽瓦克市的一个贫民窟,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母亲是当地饭馆的服务员;十七岁时离开学校开始在父亲的建筑工地开始干活;十八岁时看到电视广告中的征兵启事(如果表现好会提供受教育机会),支援要求参军;……;2001年5月13日看到复仇者招聘启事;
  • 里基・科伦索——于1995年5月10日在塞尔维亚支援援助期间受害,受害时年仅20岁;
  • 史蒂夫・埃德蒙——加拿大巨富,受害人的外公,1995年6月10日收到他最爱女儿的求助;
  • 菲尔・格雷西——前伞兵团的一名上尉,现在的「私家侦探」;
  • 米兰・拉耶克——一个经历了该事件的年轻人;
  • 佐兰・季利奇——凶手;
  • 柯林・弗莱明——美国联邦调查局副局长;
  • 保罗・德弗罗——美国中央情报局「游隼计划」负责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佐兰・季利奇行踪的人;
  • 凯文・麦克布莱德——外号「狗獾」,现在是保罗・德弗罗的副手,给复仇者的提醒应该就是他发出去的,因为他们曾经是地道内生死与共的兄弟;

这一天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五日。(序幕由「志愿援助人员、20岁的美国青年里基·科伦索在塞尔维亚被残忍杀害」这一事件拉起)

对二十五岁的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相当残酷的比赛项目了。到五十一岁时,根据《日内瓦公约》,其折磨简直可以构成犯罪。

门旁的招牌上写着:加尔文・德克斯特律师。那是他的招牌,他的法律事务所。

加尔文・德克斯特这位居住在新泽西州彭宁顿村的律师,长着沙色头发、身材瘦长结实、带着友善微笑。

即使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一个聪明的孩子照样能开阔眼界。

所以,有人已经发现了联络代码。还附有一个号码。那肯定是一个手机号码。

这一天是二〇〇一年五月十三日。

几乎所有发财致富的故事都依赖于一个出色的好主意,以及着手去做的勇气。

现在。我要去伦敦。不,不是加拿大伦敦,是英国伦敦。日出时出发。” 那是一九九五年六月十日。

能执行这种任务的人,是安静、说话轻柔、不露声色、自我控制能力强的人,往往是部队里的那些孤独者。

在部队里,两个仅仅相差六岁的年轻人似乎隔了一代。年长者几乎担当了父亲的角色。狗獾和鼹鼠之间就是这样。

第二天他召唤来的那人叫菲尔・格雷西,是前伞兵团的一名上尉,也是分遣队的一名十年老兵。在公司内部,他被简称为“私家侦探”。

那是一九九五年七月二十二日。

如果有什么美国老百姓不想与之经常沾边,那就是“失败”二字。接受失败不是美国人的理念,即便是自由的左翼。

他们的女儿阿曼达・琼在一九七五年春天出生。分娩引起了并发症。医生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但结果还是一样。这对夫妻再也不会自然怀孕了,再要孩子只能领养。

那是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那一天是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这工作不是很风光,也不是很赚钱,但能给予他从事公司法或税法工作不能得到的东西,他知道这一点。这就是职业满足感。

他遇上华盛顿・李,是在一九八八年一个炎热的夏天晚上。

“好的,华盛顿。也许有一天你会的。”德克斯特说。那一天是一九八八年七月二十日。

一九八七年,季利奇与一个前共产党小干部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打成了一片。

季利奇本人和他的武装小组相当低调,行动非常隐蔽。在波黑内战期间,他组织了三次行动,

他的第三次行动是在一九九五年四月。

在第三次出击时,这个团伙人数不超过十二个,全都是以前参加过烧杀抢掠的流氓恶棍,只除了一个人。

一九九九年六月三日,米洛舍维奇同意了停火条件。外界是这么说的。

曾经执掌过最高权力的人在即将失去权力时往往会全面崩溃。勇气、意志、知觉、决断,甚至还有认识现实的能力,全都消失了,如同浪潮冲走沙堡。

米洛舍维奇于二〇〇〇年七月二十七日宣布,将于九月二十四日举行总统选举。尽管多次舞弊,不愿接受结果,他还是输了。

二〇〇一年四月一日,科什图尼察总统作好了准备,对米洛舍维奇实施了逮捕。

但季利奇早就走了。二〇〇〇年一月时他就消失了。

情报界没人注意到他的离开,只除了一个人。在美国,有一个安静、隐蔽的人颇感兴趣地注意到了这个歹徒的新居所。

二〇〇一年四月二日,米兰・拉耶克在他的纸堆中找出一张旧卡片。他取了一张纸,用英语写了一封信给伦敦。

“没问题,”他说。“请跟我来。” 那是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五日。

只要有可能,混得较好的下层社会的人物都会向往上层社会的生活。

这一次,他从纸袋里伸出来的手,握着一支短枪管的点44口径史密斯-威森转轮手枪。

还有那支枪,那支被改装成能在近距离作战时发射致命子母弹的史密斯-威森转轮手枪,已被扔进了巴拿马城内的一条河里。

他发现了这个叫彭宁顿的小村镇,那里绿树成荫,风景优美,当地还没有律师。

二〇〇一年五月十三日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他又查看了一下。那份广告写着:“诚招复仇者。报酬无上限。有意请来电。”

去找部门的领导是没有用的。整个中层的公务员们总是习惯于把皮球踢到另一个部门去。工作永远是别人的。只有从最上层直接布置下来的工作才会有一个结果。

“联邦调查局的海外职责可追溯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国会首次通过法律,授予联邦调查局在美国公民被谋杀后可在海外行使联邦管辖权。”

在一九八四年的《刑事犯罪控制法案》之前,国际社会认为,如果有人在法国或蒙古被谋杀,那么只有法国或蒙古政府有权去实施调查、抓捕和审判杀人犯

美国则简单地声称其有权认为,如果你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谋杀了一个美国人,那么这相当于你在纽约的百老汇杀了他。

不管受害人是法国人、蒙古人或者是正在访问的美国人。

在一九八六年的法案中,美国授予自己权力,可以有礼貌地要求把一个杀害美国人的凶手引渡回美国。

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联合去海外抓捕杀害美国人的凶手,这样的行动被称为“劫持”。

那是国会山教会他的事,拿到上层去的文件越简单扼要越好。

美国有十三个主要的情报收集机构。

美国谍报机关的头子们在深夜泡酒吧时会嘀咕,他们很是欣赏英国联合情报委员会的做法。

互相分享情报可以避免重复劳动,少浪费时间,但其主要目的在于,由不同地点,不同的人所收集来的零星情报,可能拼凑成大家都在期望的一幅完整的画面。

在处理犯罪事务时,妥协、迁就和让步只不过是姑息的借口。

他也许不太圆滑,但他以坚韧和忠诚作了弥补。

当一个人改变了他的整个身份时,他往往经不起诱惑,还是会保留一个微小的细节,作为对过去时光的怀念。

在遇上邪恶时,忍耐意味着宽容,宽容意味着姑息,姑息意味着屈服。

行大善而容小恶

在二〇〇一年夏天,整个情报界普遍深信拉登将发起一场针对美国的战争。

正是阿富汗战争和米哈依尔・戈尔巴乔夫上台的共同作用,最后使得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乌萨马・本・拉登想成为一位像艾哈迈德・马苏德那样的勇士,但实际上在一九八七年暮春时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年轻人,如果你软弱,你就不会被人憎恨。如果你贫穷,你也不会被人憎恨。你没有那万亿美元是不会被人憎恨的;你之所以被人憎恨,就是因为那万亿美元。”

千万不要去寻求普遍欢迎。你们可以拥有至高地位,或者你们可以被人所爱,但决不会两者兼得。

“千万不要忘记两件事。没人会去感谢他的保护者;再没有比发泄到恩人身上的仇恨更强烈的仇恨了。”

但首先是仇恨,然后是事业,然后是目标,然后是方式,最后是自我证明。

对他们来说,美国和以色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满意,只有彻底毁灭才能让他们高兴。他们憎恨美国,不是因为它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它是什么。

问题在于,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什么目标和什么方式,这些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参考链接:

=END=

声明: 除非注明,ixyzero.com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谢谢!
https://ixyzero.com/blog/archives/3766.html

《[read]间谍课:复仇者》上有1条评论

  1. 20类252个顶级侦探必备查询网址汇总
    https://www.sec-wiki.com/topic/79

    查企业查信用
    司法裁判查询
    政府信息公开查询
    身份信息查询
    驾驶员及车辆信息查询
    查物品查资产
    查快递物流
    查发票
    查金融
    查手机归属地
    手机iccid查询
    手机IMEI
    手机基站查询
    手机号码持机人身份查询
    查密码查开房
    采集搜索
    查网络查ip
    司法鉴定机构查询
    识图
    其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