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明朝那些事儿-3

=Start=

缘由:

继续整理记录一下在看《明朝那些事儿》第3部·妖孽宫廷这本书(主要涉及到朱祁镇2次上位、明宪宗朱见深、明武宗朱厚照等几位很有特点的皇帝的内容)时做的标注和笔记,方便以后回顾和参考。

正文:

参考解答:

第一章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石灰吟
千锤百炼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杀了一批,换了一批,做新龙袍,修宫殿,改年号(景泰改为天顺),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月,朱祁镇终于消停了,这也难怪,平常人搬个家都累死累活的,何况是换皇帝。

第二章 隐藏的敌人

解决外敌,即刻内斗也算是华夏文明的光荣传统之一,很快,还乡团的成员们便十分自觉地依照这一传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内部斗争。

第三章 公道

这个世界上最为残酷的游戏就是政治游戏,因为在这场游戏中从来都没有亚军,亚军就是失败者,只有冠军才能生存下去,李贤明白,在保证能够完全击倒对手前,他必须忍耐,接受无数次考验,等待时机的到来。

真正的政治老手是不同于常人的,他们炒菜时从来不用大火爆炒,只用小火慢炖,打仗时从不中央突破,总是旁敲侧击。

第四章 不伦之恋

天顺八年(1464),朱祁镇三十八岁,应该说这是个并不算大的年龄,但此时的朱祁镇已经身患重疾,奄奄一息,大漠的烽烟,宫廷的争斗,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现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这位皇帝的一生并不算光彩,他宠信过奸邪小人,打过败仗,当过俘虏,做过囚犯,杀过忠臣,要说他是好皇帝,真是鬼都不信。 但他是一个好人。

他几乎信任了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从王振到徐有贞、再到石亨、李贤,无论这些人是忠是奸,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他都能够和善待人,镇定自若,抢劫的蒙古兵、看守、伯颜帖木儿、阮浪,最后都成为了他的朋友。可是事实证明,好人是做不了好皇帝的。

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评价朱祁镇的一生:他是一个好人,却不是个好皇帝。

天顺八年(1464)正月,明英宗朱祁镇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终年三十八岁,太子朱见深继位,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朝代就此拉开序幕。

明宪宗朱见深

天顺八年(1464),朱祁镇病死,朱见深继位,从此这位万宫女正式成为了皇帝的妃子。这一年,她三十五岁,他十八岁。

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道德经》

当一个人不得不走向死亡时,自杀代表着尊严和抗争。

第五章 武林大会

成化二十三年(1487)八月,朱见深病倒,十日后,不治而亡,年四十一。

朱见深是一个奇特的皇帝,在他统治下的帝国妖邪横行,昏暗无比,但他本人却并不残忍,也不昏庸,恰恰相反,他性格温和,能够明白事理,辨别忠奸,出现如此怪状,只因为他有着一个致命的缺点:软弱。他不处罚贪污他钱财的小人,也不责骂痛斥他的大臣,因为他畏惧权力,畏惧惩罚,畏惧所有的一切,归根结底,他只是一个想安安静静过日子的人。

朱见深不是一个好皇帝,也不是一个好人,他是一个懦弱的人,仅此而已。

第六章 明君

明孝宗朱祐樘

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告别的时刻终于到了。 年仅三十六岁的朱祐樘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朱祐樘是一个好皇帝,也是一个好人。

第七章 斗争,还是隐忍?

明武宗朱厚照

现在让我们调整一下呼吸,明代三百年中最能闹的一位兄弟终于要出场了。

朱祐樘这辈子什么都忙到了,什么都惦记到了,就是漏了他的这个宝贝儿子。朱祐樘命不好,只生了两个儿子,还病死了一个,唯一剩下来的就是朱厚照,自然当成命根子来看待,加上他老兄幼年不幸,便唯恐自己的儿子受苦,无论什么事情都依着他,很少责罚,更别提打了。这大概是世上所有父亲的通病。朱厚照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天不怕地不怕,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也没有人管他,这很自然,连他爹都不管,谁敢管?无数的败家子就是这样炼成的。

第八章 传奇就此开始

王守仁,字伯安,别号阳明。
成化八年(1472),王守仁出生在浙江余姚,大凡成大事者往往出身贫寒,小小年纪就要上山砍柴,下海捞鱼,家里还有几个生病的亲属,每日以泪洗面。这差不多也是惯例了。可惜王守仁先生的情况恰好完全相反。

王守仁家是远近闻名的大地主,十分有钱,而且他还有一位非常有名的祖先——王羲之。是否属实不知道,但以他家的条件,就算是也不奇怪。

所谓道,是天下所有规律的总和,是最根本的法则,只要能够了解道,就可以明了世间所有的一切。

穷诸玄辨,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

唯天下至诚,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赞天下之化育;可以赞天下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第九章 悟道

无论何时,何地,有何种理由,人性都是不能,也不会被泯灭的,它将永远屹立于天地之间。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第十章 机会终于到来

第十一章 必杀刘瑾

第十二章 皇帝的幸福生活

第十三章 无人知晓的胜利

第十四章 东山再起

第十五章 孤军

第十六章 奋战

第十七章 死亡的阴谋

第十八章 沉默的较量

第十九章 终结的归宿

嘉靖元年二月,王守仁刚到南京,就得知他的父亲王华去世了。这位老先生前半辈子被王守仁折腾得够呛,后半辈子却为他而自豪,含笑而去,也算是死得瞑目。这件事情沉重地打击了王守仁,他离任回家守孝,由于过于悲痛,还大病了一场。

正是这次打击和那场大病,最终使他放下了所有的一切。父亲的训斥,格竹子的执著,刘瑾的廷杖,龙场的悲凉,悟道的喜悦,悲愤的逃亡,平叛的奋战,如此多的官场风波,刀光剑影,几起几落,世上再也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扰乱他的心弦。他终于可以静下心来,一心一意地搞他的哲学。

心如止水者,虽繁华纷扰之世间红尘,已然空无一物。

无善无恶心之体,
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
为善去恶是格物。

此即为所谓心学四诀,流传千古,至今不衰。

嘉靖七年十一月,王守仁到达了江西南安,再也走不动了,这里就是他最后的安息之地。在临终之前,他的门人聚在他的身旁,问他还有什么遗言。王守仁笑了笑,用手指向胸前,留下了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第二十章 新的开始

朱厚照死的时候,最忙的人是杨廷和。

在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的那个深夜,当皇帝驾崩的消息传来后,杨廷和并不悲痛,这并非是他对自己的学生毫无感情,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时间悲痛。

那个风雨欲来的夜里,他会见了两个惊慌失措的人,一个是谷大用,另一个是张永。他们来的目的很简单,只讨论一个问题——谁当皇帝?

由于玩得太厉害,朱皇上没生孩子(哪来这工夫),可大明国不能没有皇帝,这下子张永也慌了,他虽然手握大权,毕竟只是个太监,到底该怎么办,他也没主意了,只能跑去找杨廷和。

相对于他们的慌乱,杨廷和先生却是稳如泰山,面对着张永急切地目光,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兄终弟及,皇位自然有人接任。”那么这个接替皇位的人是谁呢?“兴献王之子,宪宗皇帝之孙,孝宗皇帝之从子,大行皇帝之从弟。”

这个背负着四个身份的幸运儿,名叫朱厚熜。他就是明代历史上统治时间第二长的嘉靖皇帝(46年,第一长的是万历——在位48年)。

参考链接:

明朝那些事儿3:妖孽宫廷
http://www.mingchaonaxieshier.com/ming-chao-na-xie-shi-er-3

明朝那些事儿·第3部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6902245/

=END=

声明: 除非注明,ixyzero.com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谢谢!
https://ixyzero.com/blog/archives/49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