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三体1:地球往事

=Start=

缘由:

整理一下最近几周在看的《三体:地球往事》一书,摘录其中一些对自己感触比较深的句子,方便自己回顾和参考。

正文:

参考解答:

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一个探索外星人是否存在的绝密工程(红岸工程)直属最高层领导。目睹了作为大学物理教授的父亲被红卫兵批斗而死,并受到牵连的天体物理学女大学生叶文洁因机缘巧合进入该绝密基地。在偶然发现了太阳的增益反射后,她私下利用该原理两次向宇宙中发出了包含地球信息的电波,信息被距地球最近(四光年)的恒星系统上的居民——三体人收到,从此,三体世界和地球世界建立了联系。

但在按下发射键的那一刻,历经劫难的叶文洁没有意识到,她彻底改变了人类的命运。四光年外,“三体文明”正苦苦挣扎——三颗无规则运行的太阳主导下的百余次毁灭与重生逼迫他们逃离母星。而恰在此时。他们接收到了地球发来的信息。在运用超技术锁死地球人的基础科学之后。三体人庞大的宇宙舰队开始向地球进发……

人类的末日悄然来临。


1.科学边界
2.台球
3.射手和农场主
4.三体、周文王、长夜
5.叶文洁
6.宇宙闪烁之一
7.疯狂年代
8.寂静的春天
9.红岸之一
10.宇宙闪烁之二
11.大史
12.三体、墨子、烈焰
13.红岸之二
14.红岸之三
15.红岸之四
16.三体、哥白尼、宇宙橄榄球、三日凌空
17.三体问题
18.三体、牛顿、冯·诺伊曼、秦始皇、三日连珠
19.聚会
20.三体、爱因斯坦、单摆、大撕裂
21.三体、远征
22.地球叛军
23.红岸之五
24.红岸之六
25.叛乱
26.雷志成、杨卫宁之死
27.无人忏悔
28.伊文斯
29.第二红岸基地
30.地球三体运动
31.两个质子
32.古筝行动
33.监听员
34.智子
35.虫子
36.尾声·遗址
后记


在“科学边界”的学者们进行讨论时,常用到一个缩写词:SF,它不是指科幻,而是上面那两个词的缩写。这源自两个假说,都涉及到宇宙规律的本质。

“射手”假说:有一名神枪手,在一个靶子上每隔十厘米打一个洞。设想这个靶子的平面上生活着一种二维智能生物,它们中的科学家在对自己的宇宙进行观察后,发现了一个伟大的定律:“宇宙每隔十厘米,必然会有一个洞。”它们把这个神枪手一时兴起的随意行为,看成了自己宇宙中的铁律。

“农场主假说”则有一层令人不安的恐怖色彩:一个农场里有一群火鸡,农场主每天中午十一点来给它们喂食。火鸡中的一名科学家观察这个现象,一直观察了近一年都没有例外,于是它也发现了自己宇宙中的伟大定律:“每天上午十一点,就有食物降临。”它在感恩节早晨向火鸡们公布了这个定律,但这天上午十一点食物没有降临,农场主进来把它们都捉去杀了。

你父亲在回忆这件事后,对我发出这样的感叹: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38年后,在叶文洁的最后时刻,她回忆起《寂静的春天》对自己一生的影响。在这之前,人类恶的一面已经在她年轻的心灵上刻下不可愈合的巨创,但这本书是她对人类之恶第一次进行了理性的思考。这本来应该是一本很普通的书,主题并不广阔,只是描述杀虫剂的滥用对环境造成的危害,但作者的视角对叶文洁产生了巨大的震撼:雷切尔·卡逊所描写的人类行为——使用杀虫剂,在叶文洁看来,只是一项正当和正常的、至少是中性的行为;而本书让她看到,从整个大自然的视角看,这个行为与“文化大革命”是没有区别的,对我们的世界产生的损害同样严重。那么,还有多少在自己看来是正常,甚至正义的人类行为是邪恶的呢?

程丽华的一席话拉近了叶文洁与她的距离,但叶文洁在灾难中学会了谨慎,她不敢贸然接受这份奢侈的善意。

它的复杂,是复杂在技术之外的。

你的无畏来源于无知。

邪乎到家必有鬼。

他发现工作是一种有效的麻醉剂,投身于其中,就暂时躲开了那噩梦般的困扰。一整天他有意使自己保持忙碌状态,天黑后才离开实验室。

她很快发现了一些原因。与表面看到的相反,基地配备的都是二炮部队最优秀的技术军官,这些卓越的电子和计算机工程师,她再学一辈子可能也赶不上。但基地地处偏僻,条件很差。而且红岸系统的主要研制工作己经结束,只是运行和维护。在技术上也没有什么做出成果的机会,大多数人都不安心工作,他们知道,在这种最高密级的项目里,一旦进入技术核心岗位,就很难调走。所以人们在工作中都故意将自己的能力降低很多,但还不能表现落后,于是领导指挥向东,他就卖力气地向西,故意装傻,指望领导产生这样的想法:这人也尽力了,但就这么点能力和水平,留他没什么用,反而碍手碍脚的。
许多人真的这样成功地调离了。

192号文明是三体文明的里程碑,它最终证明了三体问题的不可解,放弃了已延续191轮文明的徒劳努力,确定了今后文明全新的走向。至此,《三体》游戏的最终目标发生变化,新的目标是:
飞向宇宙,寻找新的家园。

不要回答!
不要回答!!
不要回答!!!

在令她头晕目眩的激动和迷惑中,叶文洁接着译解了第二段信息:

这个世界收到了你们的信息。
我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和平主义者,我首先收到信息是你们文明的幸运。警告你们: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你们的方向上有千万颗恒星。只要不回答,这个世界就无法定位发射源。
如果回答,发射源将被定位,你们的行星系将遭到入侵,你们的世界将被占领!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人类文明的命运,就系于这纤细的两指之上。毫不犹豫地,叶文洁按下了发射键。

结尾处,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儿站在死于武斗的红卫兵墓前,那孩子问大人:他们是烈士吗?大人说不是;孩子又问:他们是敌人吗?大人说也不是;孩子再问:那他们是什么?大人说:是历史。

降临派的座右铭:我们不知道外星文明是什么样子,但知道人类。

审问者:看看地球三体组织现在的局面:降临派要借助外星力量毁灭人类,拯救派把外星文明当神来崇拜,幸存派的理想是以出卖同胞来苟且偷生,所有这些都与你借助外星文明改造人类的理想不一致。
叶文洁:我点燃了火,却控制不了它。

在基本粒子中,存在着11维的空间。

审问者:你了解三体文明吗?
叶文洁:不了解,我们得到的信息很有限,事实上,三体文明真实和详细的面貌,除了伊文斯等截留三体信息的降临派核心人员,谁都不清楚。
审问者:那你为什么对其抱有那样的期望,认为它们能够改造和完善人类社会呢?
叶文治:如果他们能够跨越星际来到我们的世界,说明他们的科学已经发展到相当的高度,一个科学如此昌明的社会,必然拥有更高的文明和道德水准。
审问者:你认为这个结论,本身科学吗?
叶文洁:……
审问者:让我冒昧推测一下:你的父亲深受你祖父科学救国思想的影响,而你又深受父亲的影响。
叶文治(不为人察觉地叹息一声):我不知道。


监听员又一遍阅读来自地球的信息,他的思绪在地球那永不封冻的蓝色海洋和翠绿的森林田野间飞翔,感受着那和煦的阳光和清凉的微风的抚摸,那是个多么美丽的世界啊,二百多轮文明幻想中的天堂居然真的存在!

激动和兴奋很快冷却下来,剩下的只有失落和凄凉。在过去那漫长的孤寂时光中,监听员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即使有一天真的收到了外星文明的情息,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个天堂不属于自己,自己这孤独而卑微的生活不会因此有丝毫改变。

但我至少可以在梦中拥有它……监听员想着,让自己进人了睡民。在严酷的环境中,三体人进化出睡眠的开关功能,可以在几秒钟内使自己立刻人睡。

但他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梦,蓝色的地球确实在梦中出现了,但在—支庞大的星际舰队的炮火下,地球美丽的大陆开始燃烧,蔚蓝的海洋沸腾蒸发……监听员从噩梦中醒来,看到刚刚升起的巨月把—束冷光投进小窗。他看着窗外寒冷的大地,开始回顾自己孤独的一生。现在,他已经活了六十万个三体时,三体人的寿命一般在七十至八十万个三体时,其实大部分人早在这之前就失去了工作能力,这时他们就会被强制脱水,脱水后的干纤维躯体被付之一炬,三体社会是不养闲人的。

现在,监听员突然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说收到外星信息对自己没有影响是不确切的,在目标确定后,三体世界必然会裁减一部分监听站,而自己所在的这种落后的站点肯定是在首批裁减之列,那时他将面临失业。监听员的技能很单—,只是一些程式化的操作和维护,很难找到别的工作。如果在五千个三体时之内还找不到工作,他也将面临着强制脱水后被焚烧掉的命运。

逃脱这种命运的唯一途径是与一名异性组合。这时,构成他们身体的有机物质将融为一体,其中三分之二的物质将成为生化反应的能源,使剩下的三分之一细胞完成彻底的更新,生成一个全新的躯体;之后这个躯体将发生分裂,裂解为三至五个新的幼小生命,这就是他们的孩子,他们将继承父母的部分记忆,成为他们生命的延续,重新开始新的人生。但以监听员卑微的社会地位,孤独封闭的工作环境,又到了这个年纪,能有哪个异性看得上自己呢?

在老之将至的这几年,监听员千万遍问自己:这就是我的一生吗?他又千万次回答:是的,这就是你的一生,这—生所拥有的,只有监听室这小小空间中无尽的孤独。

他不能失去那个遥远的天堂,即使是在梦中。

监听员知道,在宇宙尺度上,对于来自太空的低频电波,因为没有足够长的测量范围,只能确定发射源的方向,却无法知道其距离;在那个方向上,可能是远距离的高功率发射源,也可能是近距离的低功率发射源;那个方向有亿万颗恒星,每一颗都以远近不同的星星汇成的星海为背景,不知道发射源的距离,根本不可能确定位置坐标。

距离,关键是距离!

其实,确定发源距离的方法十分简单:给对方回复一个信息,如果对方在收到这个回信后短时间内回答,由间隔时间和光速就可以得知距离。问题是:对方会回答吗?或者在延迟很长时间以后回答,使三体人无法确定电波信号在路上消耗的时间有多少。但既然这个发射源主动向宇宙中发出呼唤,那他们接到三体世界的信息后有很大可能会回答的。监听员可以肯定,现在三体政府已经发出了指令,向那个遥远的世界发出信息,引诱他们回答。信息也许已经发出,也许还没有。如果是后者,那么他就有了使自己这卑微的生命燃烧一次的机会。

同地球的红岸基地一样,三体世界的大部分监听站也在同时向太空中发射信息,呼唤可能存在的外星文明。三体科学家也早就发现了恒星对于电波的放大功能,遗憾的是半人马区的三颗太阳在结构上与人类的太阳有很大差异,存在着很大的外围等离子气层(正是这个气层使三体世界的太阳在一定的距离上突然变成飞星或由飞星显形),这种气层对电磁波有很强的屏蔽作用,使得到达太阳能量镜面的电波功率有一个极大的阙值,因而不可能把太阳作为天线发时信息,只能用地面天线直接向目标发射。否则,人类早已得知三体文明的存在了。

监听员扑到燥作屏前,在计算机上编辑了一条简短的信息,并指令计算机译成与收到的地球信息相同的语言。然后,他将监听站的发射天线指向地球信息来源的方向,发射按钮呈红色的长方形,这时,监听员的手指悬在它上面。

三体文明的命运,就系于这纤细的两指之上。

毫不犹豫地,监听员按下了发射键,高功率电波带着那条简短但可能拯救另一个文明的信息飞向黑暗的太空:

这个世界收到了你们的信息。
我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和平主义者,我首先收到信息是你们文明的幸运,警告你们: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你们的方向上有千万颗恒星,只要不回答,这个世界就无法定位发出源。
如果回答,发射器将被定位,你们的文明将遭到入侵,你们的世界将被占领!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元首在五个三体时前就得到了收到外星文明信息的报告。两个三体时前,他又得到报告:1379号监听站向信息来源方向发出了警告信息。

前者没有使他狂喜,后者也没有令他沮丧,对那名发出警告信息的监听员,他也没有什么愤恨。以上这些情绪,还有其他的所有情绪,像恐惧、悲伤、幸福、美感等等,都是三体文明所极力避免和消除的,因为它们会导致个体和社会在精神上的脆弱,不利于在这个世界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三体世界所需要的精神,就是冷静和麻木,从过去二百余轮文明的历史中可以证明,那些以这两种精神为主体的文明是生存能力最强的。

“你为什么这么做?”元首问站在他面前的1379号监听员。

“为了不虚度一生。”监听员冷静地回答。

“你发出的警告信息,很可能使三体文明失去一次生存的机会。”

“但给了地球文明这样的机会。元首,请允许我讲这么一件事:大约在一万个三体时前的乱纪元中,监听站的巡回供给车把我所在的1379号站漏掉了,这就意味着我在之后的一百个三体时中断粮了。我吃掉了站中所有可以吃的东西,甚至自己的衣服,即使这样,在供给车再度到来时,我还是快要饿死了。上级因此给了我一生中最长的一次休假,在我随着供给车回城市的途中,我一直被一个强烈的欲望控制着,那就是占有车上所有的食物。每看到车上的其他人吃东西,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憎很,真想杀掉那人!我不停地偷车上的食品,把它们藏在衣服里和座位下,车上的工作人员觉得我这样很有意思,就把食品当礼物送给我。当我到城市下车时,背着远远超过我自身体重的食物……

“当然,后来我从这种精神变态中恢复了,但那种强烈的占有欲望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三体文明也是一个处于生存危机中的群体,它对生存空间的占有欲与我当时对食物的欲望一样强烈而无止境。它根本不可能与地球人一起分享那个世界,只能毫不犹豫地毁灭地球文明,完全占有那个行星系的生存空间……我想得对吗?”

“对,消灭地球文明还有另外一个理由:他们也是好战的种族,很危险。当我们与其共存于一个世界时,他们在技术上将学得很快,这样下去,两个文明都过不好。我们已经确定的政策是:三体舰队占领太阳系和地球后,不会对地球文明进行大多干涉,地球人完全可以像以前那样生活,就像三体占领者不存在一样,只有一件事是被永远禁止的:生育。现在我要问:你想当地球的救世主,对自己的文明却没有一点责任感?

“‘三体世界已经让我厌倦了。我们的生活和精神中除了为生存而战就没有其他来西了。”

“这有什么错吗?”

“当然没有错,生存是其他一切的前提,但,元首,请看看我们的生活:一切都是为了文明的生存。为了整个文明的生存,对个体的尊重几乎不存在,个人不能工作就得死;三体社会处于极端的专制之中,法律只有两档:有罪和无罪,有罪处死,无罪释放。我最无法忍受的是精神生活的单—和枯竭,一切可能导致脆弱的精神都是邪恶的。我们没有文学没有艺术,没有对美的追求和享受,甚至连爱情也不能倾诉——元首,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吗?”

“你向往的那种文明在三体世界也存在过,它们有过民主自由的社会,也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你能看到的只是极小一部分,大部分都被封存禁阅了。但在所有三体文明的轮回中,这类文明是最脆弱最短命的,一次不大的乱世纪灾难就足以使其灭绝。再看你想拯救的地球文明,那个在永远如春的美丽温室中娇生惯养的社会,如果放到三体世界,绝对生存不了——百万个三体时。”

“那花朵虽然娇弱但是绚丽无比,她在天堂闲适中感受着自由和美。”

“如果三体文明最后占有那个世界,我们也可以创造那样的生活。”

“元首,我怀疑。金属般的三体精神已经凝固到我们的每一个细胞中,您真的认为它还能融化吗?我是个小人物,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没有人会注意到我,孤独一生,没有财富没有地位没有爱情,也没有希望。如果我能够拯救一个自己爱上的遥远的美丽世界,那这一辈子至少没有白活。当然,元首,这也让我有缘见到了您,如果不是这个举动,我这样的小人物也只能在电视上景仰您,所以请允许我在此表达自己的荣幸。”

“毫无疑问你是有罪的,你是三体世界所有轮回的文明中最大的罪犯。但三体法律实在出现一个例外——你自由了。”

“元首,这怎么行?”

“对你来说,脱水烧掉真是一种微不足道的惩罚。你老了,也不可能看到地球文明的最后毁灭,但我至少要让你知道你根本拯救不了她,我要让你活到她失去一切希望的那一天。好了,走吧。”

1379号监听员走后,元首唤入了负责监听系统的执政官。对他,元首也避免了恼怒,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你怎么能让这样的脆弱邪恶分子进入监听系统呢?”

“元首,监听系统有几十万名工作人员,严格甄别是很难的,1379号毕竟在那个监听站工作了大半生都没出错。当然,这个最严重的失误责任在我。”

“在三体世界的太空监听系统中,与此相关的责任人还有多少?”

“我初步查了—下,由上至下各个层次,大约六千人吧。”

“他们都有罪。”

“是。”

“六千人都脱水,在首都中心广场烧掉——你,就当引火物吧。”

“谢谢元首,这让我们的良心多少安定了一些。”

“这之前,我再问你:那条警告信息能传多远?“

”1379号是一个小型监听站,发射功率不大,大约能传一千二百万光时(约一千二百光年)吧。”

“够远了。你对三位文明下一步的行动,有什么建议吗?”

“是否向那个外星世界发送经过仔细编制的信息,设法引诱他们回答?”

“不,这更有可能弄巧成拙。好在那条警告信息很短,我们只能希望他们能忽略或误解它的内容……好了,你去吧。”

监听执政官走后,元首召见了三体舰队统帅。

“首批舰队最后完成启航准备,还需要多长时间?”

“元首,舰队的建议还处在最后阶段,具备航行能力至少还需要六万时。”

“我将请执政官联席会议审议我的计划:舰队建成后立即启航,就向着那个方向。”

“元首,在那样的接收频率上,即使方向的定位也不是太准确。要知道,舰队只能以百分之—光速航行,而且其动力储备只够进行一次减速,也不可能沿那个方向进行大范围搜索,如果目标距离不明,整个舰队最终的结局就是坠入宇宙深渊。”

“但看看我们星系的三颗太阳吧,其中任何一颗的气层同时都可能膨胀,吞没我们这最后一颗行星。所以,没有别的选择,这个险必须冒。


科学技术的全面发展取决于基础科学的发展,而基础科学的基础又在于对物质深层结构的探索,如果这个领域没有进展,科学技术整体上就不可能产生重大突破。


就在叶文洁阅读三体世界的信息时,作战中心正在召开另一次重要会议,对被夺取的信息进行初步研究。会前,常伟思将军说:“请同志们注意,我们的会议现在可能已经在智子的监视之下了。以后,任何秘密都将不复存在。”

他说这句话时,周围还是熟悉的一切,拉下的窗帘上摇曳着夏天的树影:但在所有与会者眼中,这个世界已经不同于以往了,他们感觉到了一双无所不在的眼睛盯着自己,在这双眼睛下,这个世界已经无处躲藏。这感觉将缠绕他们一生,连他们的子孙后代也无法逃脱。人类要经过许多年,才能在精神上适应这种处境。

就在常伟思说完这句话的三秒钟后,三体世界与地球叛军之外的人类进行了第一次交流,这以后,他们就中断了与地球三体叛军降临派的通讯。在所有与会者的有生之年,三体世界再也没有发来任何信息。

这时,作战中心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到了那个信息,就像汪淼看到倒计时一样,信息只闪现了不到两秒钟就消失了。但所有人都准确地读出了它的内容,它只有五个字——

你们是虫子!


把人类看作虫子的三体人似乎忘记了一个事实: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

碑是那么小,与其说是为了纪念,更像是为了忘却。

参考链接:

三体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567698/

三体 (小说)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4%BD%93_(%E5%B0%8F%E8%AF%B4)

《三体》金句集合
https://zhuanlan.zhihu.com/p/71702957

《三体》中最悲哀的一句话是什么?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124269

=END=

声明: 除非注明,ixyzero.com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谢谢!
https://ixyzero.com/blog/archives/5134.html

《[read]三体1:地球往事》上的2个想法

  1. 叶文洁为什么不直接对罗辑说明“黑暗森林”理论?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951184/answer/1680940774
    `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叶文洁与罗辑说完话走了,文章是这样写的:
    “叶文洁在暮色中离去,走向她那最后的聚会。”

    什么聚会?当然是她作为统帅最后那次聚会,那之后她被大史等人抓了。

    也就是说,叶文洁在与罗辑进行那次历史意义的交流时,她还是ETO统帅的。
    那时伊文斯的通信还没有被截获,她还不知道三体人真实目的是毁灭人类,占领地球,三体人仍然是叶文洁眼里拯救人类的希望。这时她是不会把黑暗森林理论告诉人类的,因为人类一旦知道,就会采取行动威慑三体人,那又谈何“拯救人类”呢?
    有人说那也没必要让罗辑研究宇宙社会学并告诉了他两条公理,不是吗?何必让人类多一个机会反杀三体呢?

    因为此时的她不相信人类,但也不完全相信三体人。叶文洁已经很久没有与三体世界联系了,智子几乎只跟伊文斯这个降临派交流,此时她应该对三体的真正目的有了警惕,所以她选择了这个折中的办法 — 告诉罗辑线索,但不是全部。如果三体可以与人类共存,那黑暗森林理论也就没有实践的意义,如果三体是来灭绝人类,那这个理论相当于给了人类自救的机会。

    所以她最后才会说:“不管是哪种情况,我都尽了责任。”
    `

  2. 《三体》时间轴、人物、名词汇总(4万字~略长)
    https://mp.weixin.qq.com/s/AMFDIF3M8slNFluzvKQvMw
    `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