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三体2:黑暗森林

=Start=

缘由:

整理一下最近几周在看的《三体2:黑暗森林》一书,摘录其中一些对自己感触比较深的句子,方便自己回顾和参考。

正文:

参考解答:
  • 上部 面壁者
  • 中部 咒语
  • 下部 黑暗森林

叶文洁曾对女儿的高中同学罗辑解释了自己对宇宙社会学的看法:“星星都是一个个的点,宇宙中各个文明社会的复杂结构,其中的混沌和随机的因素,都被这样巨大的距离滤去了。那些文明在我们看来就是一个个拥有参数的点,这在数学上就比较容易处理了。”

她告诉罗辑宇宙社会学的两条公理是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她希望罗辑能够在两条简单的不证自明的公理的基础上推导出整个宇宙社会学的理论体系。

因此宇宙就像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树枝探索外界,同时竭力不发出脚步声隐藏行踪,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猎人,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永恒的威胁来源、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

“操!”
“这……也太黑了吧……”

《黑暗森林》的故事主体便是人类如何在三体舰队入侵前的四百年中做好对抗的准备,并且由于准备计划导致的文明发展与冲突。面对前所未有的危局,经历过无数磨难的地球人组建起同样庞大的太空舰队,同时利用三体人思维透明的缺陷,制订了神秘莫测的“面壁计划”,精选出四位“面壁者”秘密展开对三体人的反击。因为地球人全面处于智子的监视之下,唯有个人内心的思维除外。同时三体世界由于自身交流方式的限制,对“计谋”缺乏敏感。在这个基础上,面壁计划的目的是为三体世界布置巨大的迷宫,掩盖地球真实的战略目的,三体人自身虽无法识破人类的诡谲计谋,因此要依靠由地球人中的背叛者挑选出的“破壁人”,与“面壁者”展开智慧博弈对决。


宇宙社会学的公理:
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猜疑链
技术爆炸

成功的合作不等于成功的了解

不不,别说在哪儿!一知道在哪儿,世界就变得像一张地图那么小了;不知道在哪儿,感觉世界才广阔呢。

只愿意投身于有胜利希望的战争的军人,不是合格的军人。

看着那个年轻的面孔,泰勒再次在心里默念那句话:“妈妈,我将变成萤火虫。”

不要轻视简单,简单意味着坚固。

关于外星文明的费米悖论:从理论上讲,人类能用100万年时间飞往银河系的各个星球,那么,外星人只要比人类早进化100万年,现在就应该来到地球了。这个悖论之所以具有说服力,是因为它是基于银河系的两个事实:一、银河系非常古老已有约100亿年的年龄;二、银河系的直径只有大约10万光年。
所以,即使外星人只以光速的千分之一在太空中旅行,他们也只需要1亿年左右的时间就可横穿银河系——这十时间远远短于银河系的年龄。如果真存在外星人的话,按这个道理他们早该到达太阳系了。

这两个假设听起来都特别合理。很难想象,在至少拥有 1018 亿颗恒星的浩瀚宇宙中,地球是唯一的生命绿洲。也很难相信,所有的智能生命都会被困死在自己的行星上,无法到其他的世界去看一看。
但费米悖论说的就是这两个看似特别合理的假设,却会导致一个极端荒谬的结论。

如果其他可能都被排除,剩下的一种无论多么离奇也是真的。

不理睬是最大的轻蔑。

“光的传播沿时间轴呈锥状,物理学家们称为光锥,光锥之外的人不可能了解光锥内部发生的事件。想想现在,谁知道宇宙中有多少重大事件的信息正在以光速向我们飞来,有些可能已经飞了上亿年,但我们仍在这些事件的光锥之外。”
光锥之内就是命运。

唯一不可阻挡的是时间,它像一把利刃,无声地切开了坚硬和柔软的一切,恒定地向前推进着,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使它的行进产生丝毫颠簸,它却改变着一切。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一样东西,要是离我们心中的概念差的太远,可不是好兆头。

我信奉歌德的说法:我爱你,与你有何相干?

强互作用力

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

仅靠生存本身是不能保证生存的,发展是生存的最好保障。

新的文明在诞生,新的道德也在形成。

无际的太空就这样在它黑暗的怀抱中哺育出了黑暗的新人类。

蓝色空间号和青铜时代号,来自一个光明的世界,现在却变成了两艘黑暗之船。

宇宙也曾经光明过,创世大爆炸后不久,一切物质都以光的形式存在,后来宇宙变成了燃烧后的灰烬,才在黑暗中沉淀出重元素,并形成了行星和生命。所以,黑暗是生命和文明之母。

黑,真他妈的黑啊。

当外太空中幸存的战舰之间的黑暗战役发生后,对逃亡主义的指控又有了新的内容:事实证明,在于地球世界的精神纽带中断后,太空中的人在精神上将会发生彻底的异化,即使逃亡成功,那么幸存下来的,也不再是人类文明,而是另一种黑暗邪恶的东西,和三体世界一样,这东西是人类文明的对立面和敌人,它还得到了一个名称——负文明

通过忠实的映射宇宙来隐藏自我,是融入永恒的唯一途径。


“你不相信宇宙中有公正和正义?”

“我不知道。”

“你可是个执法者。”

“说了嘛,我不知道,我真的糊涂了!”

“那你就是最清醒的人了。”

“那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这宇宙的正义?”

“好的,跟我走。”罗辑说完径直朝沙漠深处走去,大史紧跟着他。他们沉默着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穿过了高速公路。

“这是去哪儿?”史强问。

“去最黑的地方。”

两人走到了公路的另一侧,这里,路基挡住了居民区的灯光,四周漆黑一片,罗辑和史强摸索着坐在沙地上。

“我们开始吧。”罗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你讲通俗点儿。我这文化水平,复杂了听不懂。”

“谁都能懂。大史,真理是简单的,它就是这种东西,让你听到后奇怪当初自己怎么就发现不了它。你知道数学上的公理吗?”

“在中学几何里学过,就是过两点只能划一根线那类明摆着的东西。”

“对对,现在我们要给宇宙文明找出两条公理: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还有呢?”

“没有了。”

“就这么点儿东西能推导出什么来?”

“大史,你能从一颗弹头或一滴血还原整个案情,宇宙社会学也就是要从这两条公理描述出整个银河系文明和宇宙文明的图景。科学就是这么回事,每个体系的基石都很简单。”

“那你推导一下看看?”

“首先我们谈谈黑暗战役的事,如果我说星舰地球是宇宙文明的缩影,你相信吗?”

“不对吧,星舰地球缺少燃料和配件这类资源,但宇宙不缺,宇宙太大了。”

“你错了,宇宙是很大,但生命更大!这就是第二条公理所表明的。宇宙的物质总量基本恒定,但生命却以指数增长!指数是数学中的魔鬼,如果海中有一个肉眼看不到的细菌,半小时分裂一次,只要有足够的养料,几天之内它的后代就能填满地球上所有的海洋。不要让人类和三体世界给你造成错觉,这两个文明是很小,但它们只是处于文明的婴儿阶段,只要文明掌握的技术超过了某个阈值,生命在宇宙中的扩张是很恐怖的。比如说,就按人类目前的航行速度,一百万年后地球文明就可以挤满整个银河系。一百万年,按宇宙尺度只是很短的时间啊。”

“你是说,从长远来看,全宇宙也可能出现星舰地球那样的……他们怎么说来着,生存死局?”

“不用从长远看,现在整个宇宙已经是一个生存死局了!正像希恩斯所说,文明很可能几十亿年前就在宇宙中萌发了,从现在的迹象看,宇宙可能已经被挤满了,谁也不知道银河系和整个宇宙现在还有多少空地方,还有多少没被占用的资源。”
不同生命性质的文明间需占有不同的资源,所以宇宙文明的资源分配可能分成相互平行的很多层次,从碳基生命、硅基生命直至恒星生命和电磁生命,所需的资源基本包括了宇宙间所有的物质形态,各层所涉及的资源大部分互不干扰,但也有重叠。

“这也不对吧?宇宙看上去空荡荡的,除了三体,没有看到别的外星生命啊?”

“这是我们下面要说的,给我一支烟。”罗辑摸索了半天才从大史手中拿到烟,再听到罗辑说话时,史强发现他已经坐到离自己有三四米远的地方了,“我们得拉开点距离。才更有太空的感觉。”罗辑说,然后,他拧动香烟的过滤嘴部分,把烟点燃了,同时,史强也点上了一支烟。黑暗中,两颗小火星遥遥相对。

“好,为了说明问题,现在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最简洁的宇宙文明模型:这两个火星就代表两个文明星球,整个宇宙只由这两个星球组成,其他什么都没了,你把周围的一切都删除。怎么样,找到这个感觉了吗?”

“嗯,这感觉在这种黑地方比较好找。”

“现在我们分别把这两个文明世界称做你和我的文明,两个世界相距遥远,就算一百光年吧。你探测到了我的存在。但不知道更详细的情况,而我完全不知道体的存在。”

“嗯。”

“下面要定义两个概念:文明间的善意和恶意。善和恶这类字眼放到科学中是不严谨的,所以需要对它们的含义加以限制:善意就是指不主动攻击和消灭其他文明,恶意则相反。”

“这是最低的善意了吧?”

“你已经知道了我这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存在,下面就请考虑你对于我有什么选择。请注意,这个过程中要时刻牢记宇宙文明公理,还要时刻考虑太空中的环境和距离尺度。”

“我选择与你交流?”

“如果这样做,你就要注意自己付出的代价:你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是,这在宇宙中不是一件小事。”

“有各种程度的暴露:最强的暴露是使我得知你在星际的精确坐标,其次是让我知道你的大致方向,最弱的暴露是仅仅让我得知你在宇宙中的存在。但即使是最弱的暴露也有可能使我搜索并找到你。既然你能够探知我的存在,我当然也有可能找到你,从技术发展角度看,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可老弟,我可以冒一下险与你交流,如果你是恶意的,那算我倒霉;如果你是善意的,那我们就可以进一步交流,最后联合成一个更大的善意文明。”

“好,大史,我们到了关键之处。下面再回到宇宙文明公理上来:即使我是善意文明,我是否能够在交流开始时就判断休也是善意的呢?”

“当然不行,这违反第一条公理。”

“那么,在我收到你的交流信号后,我该怎么办?”

“你当然应该首先判断我是善意还是恶意,如果是恶意,你消灭我;如果是善意,我们继续交流。”

罗辑那边的火星升了起来并来回移动,显然是他站起身来踱步,“在地球上是可以的,但在宇宙中不行,下面我们引入一个重要概念:猜疑链。”

“挺怪的词儿。”

“我开始仅得到这么一个词,她没有解释,但我后来终于从字面上推测出了它的含义。”

“他?他是谁?”

“……后面再说吧,我们继续:如果你认为我是善意的,这并不是你感到安全的理由,因为按照第一条公理,善意文明并不能预先把别的文明也想成善意的,所以,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怎么认为你的,你不知道我认为你是善意还是恶意;

进一步,即使你知道我把你也想象成善意的,我也知道你把我想象成善意的,但是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我怎么想你怎么想我的,挺绕的是不是?这才是第三层,这个逻辑可以一直向前延伸,没完没了。”

“我懂你的意思。”

“这就是猜疑链。这种东西在地球上是见不到的。人类共同的物种、相近的文化、同处一个相互依存的生态圈、近在咫尺的距离,在这样的环境下,猜疑链只能延伸一至两层就会被交流所消解。但在太空中,猜疑链则可能延伸得很长,在被交流所消解之前,黑暗战役那样的事已经发生了。”

大史抽了一口烟,他沉思的面容在黑暗中显现了一下,“现在看来黑暗战役真的能教会我们好多事。”

“是的,星舰地球的五艘飞船仅仅是五个‘类宇宙文明’,还不是真正的宇宙文明——因为它们都是由人类这同一物种组成的,相互间的距离也很近——尽管这样,在生存死局下,猜疑链还是出现了。而在真正的宇宙文明中,不同种族之间的生物学差异可能达到门甚至界一级,文化上的差异更是不可想象,且相隔着无比遥远的距离,它们之间猜疑链几乎是坚不可摧的。”
在生物学上,生物分头分为界、门、纲、目、科、属、种,阶层越是往下,彼些之间特征就越相似。地球人类的种族之间在生物学上的差异也就局限于种这一层级,如果考虑到非碳基生命的存在,外星种族的差异可能超越了界一级。

“这就是说,不管你我是善意文明还是恶意文明,结果都一样?”

“是的,这就是猜疑链最重要的特性:与文明本身的社会形态和道德取向没有关系,把每个文明看成链条两端的点即可,不管文明在其内部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在进入猜疑链构成的网络中后都会变成同一种东西。”

“可是如果你比我弱小很多呢,对我没有威胁,这样我总可以和你交流吧?”

“也不行,这就要引人第二个重要概念:技术爆炸。这个概念她也没来得及说明,但推测起来比猜疑链要容易得多。人类文明有五千年历史,地球生命史长达几十亿年,而现代技术是在三百年时间内发展起来的,从宇宙的时间尺度上看,这根本不是什么发展,是爆炸!技术飞跃的可能性是埋藏在每个文明内部的炸药,如果有内部或外部因素点燃了它,轰一下就炸开了!地球是三百年,但没有理由认为宇宙文明中人类是发展最快的,可能其他文明的技术爆炸更为迅猛。我比你弱小,在收到你的交流信息后得知了你的存在,我们之间的猜疑链就也建立了,这期间我随时都可能发生技术爆炸,一下子远远走在你的前面,变得比你强大。

要知道在宇宙尺度上,几百年只是弹指一挥间,而我得知你的存在和从交流中得到的信息,根可能是技术爆炸最好的导火线。所以,即使我仅仅是婴儿文明或萌芽文明,对你来说也是充满危险的。”

史强看着远处罗辑那边黑暗中的火星想了几秒钟,又看看自己的烟头,“那,我只能保持沉默了。”

“你想想这对吗?”

他们都抽着烟,随着火星不时增亮,两个面容交替在黑暗中浮现,仿佛是这个简洁宇宙中两个深思的上帝。

史强说:“也不行,如果你比我强大,既然我能发现你,那你总有一天能搜寻到我,这样我们之间就又出现了猜疑链;如果你比我弱小,但随时可能发生技术爆炸,那就变成第一种情况了。总结起来,一、让你知道我的存在;二、让你存在下去,对我来说都是危险的,都违反第一条公理。”

“大史,你真的是个头脑很清楚的人。”

“这一开始我的脑瓜还是能跟上你的。”

罗辑在黑暗中沉默了很长时间,他的脸在火星的微光中浮现了两三次,才说:

“大史,不是什么开始,我们的推论已经结束了。”

“结束”我们什么也没弄出来呀?你说的宇宙文明图景呢?“

“你在得知我的存在后。交流和沉默都不行,你也只剩一个选择了。”

在长时间的沉默中,两个火星都熄灭了,没有一丝风,黑暗在寂静中变得如沥青般黏稠,把夜空和沙漠糊成一体。最后,史强只在黑暗中说出一个字:

“操!”

“把你的这种选择外推到千亿颗恒星中的亿万文明上,大图景就出来了。”

罗辑在黑暗中点点头说。

“这……也太黑了吧……”

“真实的宇宙就是这么黑。”罗辑伸手挥挥,像抚摸天鹅缄般感受着黑暗的质感,“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猎人,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不管是娇嫩的婴儿还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不管是天仙般的少女还是天神般的男神,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大史又点上了一支烟,仅仅是为了有点光明。

“但黑暗森林中有一个叫人类的傻孩子,生了一堆火并在旁边高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罗辑说。

参考链接:

三体Ⅱ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066477/

三体II:黑暗森林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4%BD%93II%EF%BC%9A%E9%BB%91%E6%9A%97%E6%A3%AE%E6%9E%97

吴飞 | 拯救“黑暗森林”要靠生命的常识感:关于《三体》的哲学思考
https://mp.weixin.qq.com/s/8HUy1-4xsmMc_SkdADFuRA

费米悖论| 我们看到外星人的概率,比看到外国人的概率还要高?!
https://mp.weixin.qq.com/s/x3Z8yLD3TwA7449t5MsixA

图文版:费米悖论——外星人存在吗?
https://mp.weixin.qq.com/s/gsJO9NtWnHX6tYh0rSLgmw

揭秘“文字海” | 走进《三体》之金句篇
https://mp.weixin.qq.com/s/XiJDN4N8hUFnqDT5htrT0A

读《三体2:黑暗森林》
https://mp.weixin.qq.com/s/V0XV9szuCilSp1GCCr3xMg

=END=

声明: 除非注明,ixyzero.com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谢谢!
https://ixyzero.com/blog/archives/5136.html

《[read]三体2:黑暗森林》上的3个想法

  1. 《三体》中的章北海为何最后犹豫了?

    相信我,要是是东方提前给他说要求对其余舰队开炮,他会毫不犹豫的按下去的,为什么呢?这几只舰队相当于养蛊,要从中选出最狠毒的一只存活下来,虽然北海的任务完成了,但是他不可能因为这个就默认自己所在的舰队被淘汰,只要东方果断的提出这个建议,他不会反对,但是到最后,这些事情都是他主动提出,主动做的(哪怕是东方说的我们共同承担这份责任,都可以看出很不果断),所以他所在的舰队并不合格,但是,如果其他舰队也都不合格,即在他下定决心之后也没有发起进攻的话,意味着这些蛊虫都不合格,那么章北海绝对会选择自己继续带领着这只舰队活下去,但是我想这是章北海最不希望看见的吧,因为这意味着,这只人类的火种,依旧没有成熟,在他死后,又会发生什么呢?

    作者:机械之道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3656290/answer/1848189508

    ==

    没犹豫,而是等星舰地球的孩子们自己领悟到黑暗森林的法则,不然章北海早就直接杀了其余四艘飞船上的士兵夺取资源了。
    他的目的不在于自己或者是自然选择号能否活下去,而是需要一批正切地体会到宇宙生存法则的新人类诞生,只有这样,这个新文明才能长久,人类文明才得以延续。
    所以,他最后说,没关系,都一样。章将军的目的已然达到,星辰大海是他最好的归宿。

    作者:江洲梦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3656290/answer/1841503583

    ==

    章北海早就勘破了黑暗森林法则,以及黑暗战役发生的必然性。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因为他要确保一件事:
    人类进入太空的,必须是一群狼。一群抛弃旧有道德和规范,为求生存不择手段的狼。

    而如果直接由他一个人把事儿办了,这件事就变成了:
    人类进入太空的,是一只头狼带着一群羊。
    这是他绝对希望避免的情况。

    作者:知乎用户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3656290/answer/2002011094

  2. 《三体》中怎么偏偏就罗辑没有被安排破壁人?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1896481/answer/528944696
    `
    罗辑自己的台词
    “面壁者罗辑,我是你的破壁人“

    这里面蕴含这一个逻辑圈套

    ”基于黑暗森林的性质,如果一个人能够破壁逻辑, 对三体人来说他的威胁就跟罗辑一样大”

    作者:wonder

    ==
    破壁人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想出面壁人在想什么,然后看看有没有应对方法。
    
罗辑正好相反啊!三体人知道他可能会想到什么,只是罗辑自己不知道。
    
那还要破壁人干什么!最重要的是,让他死。这样他就再也想不出什么了。
    
罗辑明白这一点,所以说了那句话:
    “面壁者罗辑,我是你的破壁人。”

    作者:Predawn Raziel
    `

  3. 章北海的父亲对章北海说的“在那以前要多想”的“那”指的是什么? – 疯死沃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2807045/answer/1770774640
    `
    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

    ==

    作者:疯死沃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2807045/answer/177077464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所以把这些弄明白了,把“理解的偏差”补齐了,我们也就明白了这对父子在暗示什么,在聊些什么了。
    父:“要多想。”
    子:“想了之后呢?”
    父:“北海,我只能告诉你在那以前要多想。

    以下是逐句解析:
    要多想——这场战争敌我力量对比过于悬殊,硬碰硬必然是当年左倾冒险主义的结局,一定会失败。要多想,不要头脑发热,不要以为有可能打赢,一定要想清楚。

    想了之后呢——我想过了,确实不可能赢。但又能怎样呢?我想了,也明白不能重复左倾冒进的老路,但想了之后要怎么办?

    北海,我只能告诉你在那以前要多想——我只能提醒你要多想。既然你已经想明白左倾冒险不可能赢了,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长征。北海啊,我活不到那一年了,真正要走这条路的人是你。这计划要怎么实施?有多少人会支持你?可以联合谁一起,可以带什么人走,可以走哪条路,什么时候走……这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光靠我们在这间房屋里嘴上说说,是不可能制定出正确的计划的。你必须要多想,这次不是去想战争的结果,而是去想长征转移的计划。我无法预测未来,也就帮不上你了,你能见证到多少,能参与和影响到多少,也只能靠你自己。在实施计划之前,要多想,要既有周密的计划,又有随机应变的勇气,要一步一个脚印,要无懈可击。要多想啊。

    以上就是对章北海父子对话的完整解析。
    ==

    章北海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没关系的,都一样。”所以本回答既然弄清楚了章北海的动机并不是“逃亡主义”,而是替人类保存火种,不是逃亡而是长征。那么,“都一样”就很好解释了。既然是长征而不是逃亡,那不论谁活下来,只要他是人类文明中优秀的继承者,只要火种能保存下来,那就足够了。作者在这里安排的台词,便是章北海努力之目标的动人注解。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