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遥远的救世主

=Start=

缘由:

整理一下前段时间翻看的《遥远的救世主》一书(之前已经看过了《天道》这部电视剧,看书的时候发现电视剧和书的内容相差无几),摘录其中一些对自己感触比较深的句子,方便自己回顾和参考。

正文:

参考解答:
电视连续剧《天道》剧情梗概

《天道》是一部集爱情、商战于一身的电视剧,涉及到政治、商战、爱情等诸多方面,是一部比较另类的作品,是一部电视剧史上从未出现过的电视剧。是一部发烧友必看的活教材,而它所描述的商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尤其是商界怪才丁元英那不按常规出牌的商人手腕,又可以让众多商人学到许多东西,因此,《天道》又被称为商人必看的教科书。一位资深业界人士指出,这是一部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女人看爱情,商人看商战的好戏,不同的人可以从中找出自己不同的东西,可以领受到不同的感悟。

丁元英的私募基金是一家以德国几家金融公司为资本委托方的边缘公司,在中国股市进行了11个月的掠夺式经营之后,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对掠夺式的股市操作心里不堪重负,充满了矛盾与无奈。他以“个人心理状态”为由中止了私墓基金的合作,他交代助理肖亚文,在北京附近的城市租一套房子,他要远离大都市的喧闹,找个僻静地方一个人清静一段时间。

肖亚文是个非常有头脑的白领女子,而她需要与丁元英保持一定联系,因为丁元英有着与正常人完全颠倒的思维,认识这个人就意味着给自己的思想、观念开了一扇窗户,能让她思考、觉悟,甚至将来可能的机会、帮助。肖亚文小题大做的从北京飞抵德国法兰克福,求助于正在法兰克福探亲的警官大学同窗好友、古城公安局刑警芮小丹,请她帮忙在古城租一套房子,芮小丹了解了肖亚文真正意图之后,理解了肖亚文貌似夸张的做法,并答应了她的要求,却让芮小丹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反感。

丁元英到古城后一直过着与任何人没有来往的平静日子,8个月时间过去了,因为缺少生活费,丁元英将自己收藏的唱片拿到刘冰的“孤岛唱片店”去变卖,临近春节的时候芮小丹想起了这个几乎在她记忆里已经不存在的人,考虑到他在古城的“暂住证”和预交的房租都到期了,她给丁元英打了一个电话,并去看了他,无意中听到了丁元英的音响,她被那种纯美的音乐打动了,她向丁元英询问这套音响的价格,丁元英只能含糊地说“得几万吧”。

芮小丹开着警车在古城各个音响店寻找与丁元英同样的音响,因此而影响了工作,受到了通报批评和停职反省处理。丁元英对音响价格的含糊表态和变卖唱片的窘迫处境使芮小丹既有尴尬的恼羞成怒,又有愧对朋友所托的内疚。芮小丹请丁元英出来吃饭,想让丁元英喝醉以后出丑,席间,芮小丹被丁元英的学识和气度所折服,欧阳雪察觉到了芮小丹的变化。

确定了自己的感情之后,芮小丹不计代价地为丁元英租房子、开始关心丁元英的生活。丁元英被感动了。

发烧人士冯士杰请芮小丹去王庙村,让芮小丹亲眼看见了王庙村的贫困状况。经过思考,芮小丹决定向丁元英要一个“神话”的礼物,让他在王庙村写一个脱贫致富的神话。丁元英明知这样要求可能是个错误,然而感情的驱使却使他无法拒绝。丁元英经过反复思考,设计了一套既使古城的几个发烧友和王庙村的农户相互依存又让他们在法律上各自独立的“杀富济贫”的方案,他把目标放在了北京召开的国际音响展示会。

格律诗公司成立了,欧阳雪、冯士杰、叶晓明和刘冰成为公司股东,丁元英告诉他们:救世主是没有的,只有自己救自己。在北京开幕的音响展示会中,丁元英以平价销售格律诗音响的策略,在当天就销售一空,此种降价行为给国内著名品牌乐圣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乐圣总裁林雨峰决定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为依据起诉格律诗公司,提出诉讼要求600万元的赔偿。此事早在丁元英意料之中,他让欧阳雪去北京找肖亚文为格律诗公司代理诉讼事务。肖亚文也认为这对自己是一个机会。芮小丹目睹了格律诗公司从组建到应乐圣公司诉讼的整个过程,对于正在发生的和可以预见的这些事情,她开始思考什么是神话、什么是得救、什么是文化属性了。

肖亚文接管格律诗公司后,没有提交应诉答辩状,放弃了答辩权利,直接进入证据交换程序,乐圣公司在北京与格律诗公司完成证据交换以后,才知道格律诗是一个扶贫公司,林雨峰意识到胜诉几乎是不可能了。他决定拼死一搏,林雨峰之所以要打这场官司,是借这场官司把丁元英这个人从幕后推到前台。

芮小丹在办完省厅刑侦处的大案后返回县城的路上遇见被通缉的要犯黄福海、刘东昌、吴建军等人,芮小丹知道自己可能会牺牲,作为警察,她的天职就是打击犯罪,她没有避险的权利。她给丁元英打电话告别,面对这个电话,丁元英沉默了。芮小丹向分局通报情况请求支援后关了手机。一番心理较量和实战之后,吴建军自杀性爆炸死亡,芮小丹被炸残、毁容,刘东昌带着三十万现金逃跑,黄福海企图夺芮小丹的越野车,被芮小丹打伤双腿,增援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芮小丹开枪自杀。失去芮小丹,丁元英伤心过度吐血了。

法院开庭宣判格律诗胜诉,林雨峰通过电视观看了法庭审理的现场直播,他开车来到盘山公路上冲下悬崖,给外界的印象是因为疲劳驾驶而发生的意外。这场诉讼在乐圣知名品牌的烘托和媒体的大肆炒作下使格律诗公司一夜之间名扬四方,报纸、电视、网上围绕着得救标准与得救之道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论,为了生存与发展的需要最终让两家公司走到了一起。经过艰苦谈判,乐圣公司分别与格律诗公司和王庙村生产专业户达成了一揽子的合作协议,共同发展,丁元英离开古城。


  芮小丹明白了一些,说:“总之这个人对你有用,你是想在私募基金解散以后还能跟他保持联系,慢慢成为朋友。”

  肖亚文轻轻摇摇头,淡淡地说:“朋友?不可能。认识、熟人、够得上说话,这就已经不错了。咱跟人家根本不是一种人,凭什么跟人家成朋友?”

  芮小丹说:“仅仅是认识有什么意义?你总得为点什么。”

  肖亚文说:“认识这个人就是开了一扇窗户,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能让你思考、觉悟,这已经够了。其它还有很多,比如机会、帮助,我不确定。这个在一般人看来可能不重要,但我知道这个人很重要。

==

  丁元英说:“我们这个民族总是以有文化自居,却忘了问一句:是有什么文化?是真理真相的文化还是弱势文化?是符合事物规律的文化还是违背事物规律的文化?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韩楚风再倒酒,刚倒出几滴酒瓶就空了,于是又打开一瓶,给两人都倒满一杯,他与丁元英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把杯子往桌上一顿说:“文化属性这个词提得好,点题。”

  丁元英说:“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咱们这些人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糊里糊涂闯入战场,得先活下来。等定下神,时代已经变了,真的是穷则思变了,可中国毕竟是政治文化搭台,传统文化唱戏,不知道老祖宗的那点东西还能把这条船撑多远?”

  韩楚风说:“所以要转变观念。”

  丁元英说:“是转变政治文化观念还是传统文化观念?传统文化和传统观念是不是一个炉子里的两个烧饼?如果我们的文化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那就不用转变观念了,中国人坐庄家,让别人跟我们接轨好了。我们老是躲在屋里唱《我的中国心》,多辛酸!”

  韩楚风身体略微后仰靠在沙发上说:“东欧剧变、柏林墙倒塌……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的政治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和传统文化两者之上的,转变观念的要求使两者都陷入了理论真空,找不到着陆点。”

  丁元英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归根到底一句话: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什么是客观规律?归根到底也是一句话:一切以时间、地点和条件为转移。

==

  丁元英醉醺醺地说:“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皇恩浩大的文化,它的实用是以皇天在上为先决条件。中国为什么穷?穷就穷在幼稚的思维,穷在期望救主、期望救恩的文化上,这是一个渗透到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判断体系,太可怕了。

==

  丁元英心里明白这是揭幕的前奏,于是坦率地说:“女人是形式逻辑的典范,是辩证逻辑的障碍,我无意摧残女人,也不想被女人摧残。”

==

  此刻芮小丹就想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她摇摇头,看他吃了一锅又一锅,直到他自己都吃累了停下来歇歇,忽然问他:“你整天关在屋里受得了吗?就什么都不干吗?”

  丁元英说:“上网,学习,什么都看看。”

  芮小丹问:“研究什么?”

  丁元英说:“谈不上研究,关注而已,对文化属性感兴趣。”

  芮小丹问:“文化属性?没听过这个词,这个很重要吗?”

  丁元英说:“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技术、制度和文化。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芮小丹问:“什么是强势文化?什么又是弱势文化?”

  丁元英说:“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而弱势文化由于易学、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种。”

  芮小丹把烟灰缸往他跟前推了推,免得他弹烟灰时落到旁边的食物上,说:“还是有学问的人会骂人,真尖刻。从字面上能理解一点,但知道又如何,怎么用呢?”

  丁元英说:“无所用,无所不用。

  芮小丹说:“无所用,活个明白也行。无所不用呢?举个例子。”

  丁元英想了一会儿,举例说:“比如说文化产业,文学、影视是扒拉灵魂的艺术,如果文学、影视的创作能破解更高思维空间的文化密码,那么它的功效就是启迪人的觉悟、震撼人的灵魂,这就是众生所需,就是功德、市场、名利,精神拯救的暴利与毒品麻醉的暴利完全等值,而且不必像贩毒那样耍花招,没有心理成本和法律风险。”

  芮小丹笑笑说:“那个我没看出来,倒是越看你越像个精装歹徒。”

  丁元英说:“那个暴利不是由我决定的,是由人的主决定的,主让众生把他口袋里的钱掏出来,由不得他不掏,因为不是我让人有了灵,是上帝。”

  芮小丹说:“你信主?”

  丁元英说:“没有主,主义、主意从哪儿来?主无处不在,简单地说,支配人的价值取舍行为的那个东西就是主,就是文化属性。”

==

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

言语道断,一说就错。

==

  一直没吭声的李铁军也开口了,说:“就是,咱王庙村有啥呀?”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丁元英身上,那么多目光交汇在一个点上,汇成了一个硕大的问号,人们的心态已经不仅仅是局限在寻找答案,更是在寻找信心和希望。这正是丁元英所期待大家提出的核心问题,也正是这次预备股东会议为什么要“扩大”的用心所在,会议完全在按照丁元英的思路和节奏进行。

  丁元英习惯地点上一支烟说:“王庙村家家有房子,有院子,有剩余劳力。咱们把转变观念这些不容易摸着的词都放到一边,一竿子到底。现在王庙村就差一样东西了,公司之所以敢在王庙村下决心,是相信王庙村有这样东西。”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问:啥东西?啥东西呀?

  丁元英说:“不怕吃苦受累。”

  吴志明不以为然地说:“这叫啥东西呀,咱庄稼人要是怕吃苦受累,那不早饿死了?城里那些掏苦力的脏活儿累活儿,哪一样不是咱农村人去干的?”

  丁元英把饭桌上的暖瓶放到地上,将杯子移到一边,从烟盒里抽出四支香烟,先用两支摆了一个平行的形状,两支烟的间距大概有十几公分,说:“生存法则很简单,就是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忍是一条线,能是一条线,两者的间距就是生存机会。”他又把另外两支烟放在原来两支烟的外侧,间距扩大到20多公分,说:“如果咱们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咱们就比别人多了一些生存机会。市场的生存竞争非常残酷,胜负往往就在毫厘之间,两败俱伤你比他多一口气,你就是赢家。

  周国正这时插言道:“忍的这条线咱没问题,可是能的这条线就不一定了,咱一帮农民都能生产出来的东西,人家先进的技术设备更能生产,咱拿啥跟人家竞争?”

  丁元英说:“根据咱的条件,咱不能和人家现代化的生产方式硬碰,得扬长弃短,拾遗补缺,学会夹缝里面求生存。咱们选择的产品必须具备几个特点,一是面向高消费阶层的高品质产品,社会总需求量有限,不足以承载现代化工业流水线,达不到盈利的最低批量生产基数。二是劳动密集型产品,一般的投资规模无法形成工业流水线生产。三是比较容易掌握和传授的技术,是人都能干,不是跟人家比技术,是比工夫,比劳动力资源和劳动力成本。四是可以分解加工的产品,每个农户都能利用家里的房屋和院子进行生产,不受场地条件的限制,不分男女老少,不分白天黑夜,咱们在家里拼的就是不要命。这个市场夹缝虽然很窄,但是成就王庙村和几个发烧友是足够了。”

  刘大爷点点头说:“听你这么一讲,是有点道儿了。”

  周国正也似乎明白了一些,说:“是这么个理儿呀。”

  丁元英收起烟放进烟盒,接着说:“咱们是在务农的基础上不出家门搞生产,生活、生产和务农一体化了,最大限度地开发利用农户的房屋、场地和闲置劳动力,没有基建和土地投资的包袱。生产体系旺销时可以快速启动,淡季时可以停产、限产,没有一般企业停产消耗的包袱。咱们不但得让产品在品质和价格上有竞争优势,而且得让整个生产体系具有很强的承受市场波动的抗击打能力,这样咱们就有可能比别人多一口气。”

  吴志明一拍大腿说:“就是呀,咱本来就是靠种庄稼吃饭,它就是停产、限产又能把咱咋的?还能让庄稼飞了不成?”

  刘冰说:“要死人家先死,人家死了咱就不用死。说白了就是这,你死我活。”

==

  叶晓明最后一个签字,签完字把记录交给丁元英,有意无意地笑着说:“丁哥一来,我们哥儿几个的前途就有救了。”

  吴志明随即补上一句:“王庙村的前途也有救了。”

  丁元英是惟一没有签字的人,他随手把记录交给欧阳雪,不易被人察觉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有了这种想法,就已经没救了。”

  叶晓明和吴志明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甚至还以为这是丁元英爱听的一句话,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只能尴尬地望着丁元英。

  丁元英站起来说:“散会前,咱们特别针对这个有救没救的事再絮叨两句。咱们翻开历史看看,你从哪一行哪一页能找到救世主救世的记录?没有,从来就没有,从来都是救人的被救了,被救的救了人。如果一定要讲救世主的话,那么符合和代表客观规律的文化就是救世主。这话在这儿讲有点转文了,具体到咱们当下这事,就是认准市场,吃别人吃不了的苦,受别人受不了的罪,做别人做不到的成本和质量。这个,就是你们的救世主。扶贫的本质在一个扶字,如果你根本就没打算自己站起来,老天爷来了都没用。好了,散会。”

  格律诗公司预备股东扩大会议就此结束。

==

法无定法,存在决定意识。

==

  智玄大师放下茶碗,说:“施主上山并非为了佛理修证,有事不妨道来,贫僧虽老学无成,念句‘阿弥陀佛’却还使得。”

  于是,丁元英把“神话”、“扶贫”的来龙去脉以及已经做的和将要做的向智玄大师简要讲了一遍,并且着重解释了主观上的“杀富济贫”和文化属性思考。这显然已经不是简单的市场竞争,也不是简单的扶贫,而是基于一种社会文化认识的自我作为。

  智玄大师听完之后沉思了许久,说:“施主已胜算在手,想必也应该计算到得手之后的情形,势必会招致有识之士的一片声讨、责骂。得救之道,岂能是杀富济贫?”

  韩楚风随口一问:“那得救之道是什么?”

  这一问使智玄大师突然怔住了,顿然明白了丁元英“杀富济贫”的用心和讨个心安的由来,说道:“投石击水,不起浪花也泛涟漪,妙在以扶贫而命题。当有识之士骂你比强盗还坏的时候,责骂者,责即为诊,诊而不医,无异于断为绝症,非仁人志士所为,也背不起这更大的骂名。故而,责必论道。

  丁元英说:“晚辈以为,传统观念的死结就在一个‘靠’字上,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靠上帝、靠菩萨、靠皇恩……总之靠什么都行,就是别靠自己。这是一个沉积了几千年的文化属性问题,非几次新文化运动就能开悟。晚辈无意评说道法,只在已经缘起的事情里顺水推舟,借英雄好汉的嗓子喊上两声,至少不违天道朝纲。”

  韩楚风来五台山之前只知道丁元英要拜见高僧大德,少不了谈经论道,却并不知道丁元英拜佛的具体目的,直到这时才完全明白。

  智玄大师说:“以施主之参悟,心做心是,何来讨个心安呢?”

  丁元英说:“无忏无愧的是佛,晚辈一介凡夫,不过是多识几个字的嘴上功夫,并无证量可言。我知道人会骂我,我以为佛不会骂我,是晚辈以为,并非真不会挨骂。大师缘何为大师?我以为是代佛说话的觉者。”

  智玄大师略微思忖了一下,说:“贫僧乃学佛之人,断不可代佛说话,亦非大师。得救之道自古仁人志士各有其说,百家争鸣。贫僧受不起施主一个‘讨’字,仅以修证之理如实观照,故送施主四个字:大爱不爱。”

  丁元英双手合十给智玄大师恭敬行了一个佛礼,说道:“谢大师!”

  智玄大师说:“弱势得救之道,也有也没有。没有竞争的社会就没有活力,而竞争必然会产生贫富、等级,此乃天道,乃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无弱,强焉在?一个‘强’字,弱已经在其中了。故而,佛度心苦,修的是一颗平常心。

  韩楚风因为先前不了解情况,所以一直没有参与谈话。此时听了智玄大师一番话心生感慨,说道:“佛教主张利和同均,大师坦言等级乃天道与代价,不拘门户之见,令晚辈十分敬佩。晚辈在想,如果强者在公开、合法的情况下都可以做到杀掠,那么在不公开、不合法的条件下,弱势还剩下多大空间?佛度心苦虽慈悲,但人毕竟还有物质的一面。”

  智玄大师对韩楚风笑了笑,说:“施主不必拘礼,请讲。”

  韩楚风说:“如果主流文化能在弱势群体期望破格获取与强势群体期望更高生命价值的社会需求之间建立一个链接的纽带,或许更有积极意义。强势群体仅仅适用一般的竞争规则是不够的,主流文化应该对强势道德提出更高的要求,构建强势文化体系,赋予强势群体更高的生命价值。当然,这首先是以不平等为先决条件。”

  智玄大师说:“利和同均,不平等已在其中。”

  韩楚风说:“主流文化,当是推动社会进步、改善社会关系的文化。如果人的行为首先是政治的或宗教的需要,那么这种价值无疑也首先是政治的或宗教的价值。当社会将道德价值全部锁定在政治文化和宗教文化的时候,个人道德就没有价值空间了,既不利于鼓励强势对弱势的关注,也不利于社会整体道德素质由量变到质变的转化。”

  智玄大师说:“施主的观点与佛教的主张并不矛盾,不同的是施主认为主流文化应该给强者个人一定的道德价值空间。贫僧以为,无论功德记在哪一家的账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都将是众生的福报。”

  韩楚风说:“只是,等级一直是我们社会文化的禁区,大家所以小心翼翼绕开禁区,是唯恐平等、尊严之类的东西受到伤害。”

  喝过一道茶,智玄大师给大家续上一轮开水,对丁元英宽怀一笑,说:“释、道、儒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体系,施主这一刀下去,一个都没幸免哪,哈哈哈……”

  丁元英说:“不敢,不敢。释、道、儒均是博大精深的学派,支撑中华民族走过了几千年的文明历程,是伟大的文明。但是,社会在发展,传统文化毕竟是以皇恩浩荡为先决条件的文化,讲的都是皆空、无为、中庸的理,以抑制个性而求生求解。当今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市场经济的民主与法制,诸家学说也面临一个如实观照而俱进的课题,是传统?还是传承?统则僵死,承则光大。”

  智玄大师说:“施主尚未畅所欲言,不好。海纳百川,施主纵是沧海一滴,我佛也愿汇而融之。今日有缘一叙,自当请施主开诚布公,以利佛理修证。”

  丁元英说:“晚辈叹服佛法究竟真理真相的辩证思维,如是不可思议。但是,晚辈以为佛教包括了佛法,而佛法有别于佛教。佛教以佛法证一,进而证究竟,最终是为给心找个不苦的理由,成佛,无量寿,极乐。佛教以假度真的方便法门住福相、住寿相、住果相,是以无执无我为名相的太极我执,致使佛教具有了迷信、宿命、贪执的弱势文化特征,已然障蔽佛法。晚辈以为,如果佛教能依佛法破除自身迷障,不住不拘个人解脱,以佛法的如是不可思议究竟生产力与文明的真理真相,则佛法的佛教即出离宗教的佛教,成为觉悟众生的大乘法度,慧于纲纪泽于民生,是名普度众生。”

  智玄大师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丁元英,过了许久黯然感叹道:“得智的得智,化缘的化缘,烧香的烧香,坐禅的坐禅。”

  丁元英和了一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

  丁元英说:“想干成点事就记住两句话,别把别人不当人了,别把自己太当人了。就这点规律而言,天下乌鸦一般黑。

==

  芮小丹说:“你参给我,我能出来。如果我出不来,我就不是你说的自性本来。”

  丁元英说:“你沿着出国的感受往下参,跟着就参到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落后?你必然从现象参到制度、参到文化,因为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的产物。五千年的文化积淀足以让你拍着胸脯说:我们有文化。但是,五千年的文化积淀却不能让你挺着胸脯回答:我们有什么文化?因为有文化和有什么文化不是一个概念。

  芮小丹问:“那你说是什么文化?”

  丁元英说:“是皇天在上的文化,是救主、救恩的文化。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化从骨子里就是弱势文化属性,怎么可能去承载强势文化的政治、经济?衡量一种文化属性不是看它积淀的时间长短,而是看它与客观规律的距离远近。五千年的文化是光辉、是灿烂,这个没有问题。但是,传统和习俗得过过客观规律的筛子。

  芮小丹说:“我不懂多深的理论,只能说自己的感觉。第一,这不是咱们可以操心的问题,是拿了这个薪水、享受这个阶层既得利益的人应该操心的问题。第二,改革和转变观念已经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改革和转变观念不能脱离国情和国民素质,这不是谁一着急就能解决的问题,中国需要时间。”

  丁元英说:“是个很客观的认识。再往下参。”

  芮小丹说:“要是我就参到头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好好打算自己的生活。再往下参还能参什么?你参给我看看。”

  丁元英说:“我就又回到起初的问题上了,中国为什么落后?然后又是一轮现象、制度和文化,然后又落到中国需要时间,就像一个永远走不出去的圆。所以说我不如你,我还在思索的圈子里晃悠,不该作为的不作为就是作为,能活个明白就不错了。”

==
  苏逸文说:“你不接近它、不了解它,你怎么知道它值不值600万?你怎么知道它会不会胜诉?你又怎么知道该不该收购?你接近它了没有?看清楚了没有?谈判了没有?

  众人恍然大悟!

==

  两人离开排练厅来到周剑华的董事长办公室,周剑华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饮料递给林雨峰一瓶,两人面对面在沙发上坐下。

  周剑华说:“雨峰,恕我直言,你这种性格早晚是要栽跟头,即便没有格律诗事件,你也会在别的事上栽跟头。赵青第一次跟我聊这事的时候我就说,这事不能掉以轻心,就凭丁元英是正天集团总裁的朋友,就凭韩楚风送给他的那辆车,这个人物就肯定不简单。”

  林雨峰说:“我正是基于这些背景去判断格律诗公司的情况,所以只往规范、现代的模式上考虑了,谁能想到几个发烧友的公司还扶的哪家子贫呢?从另一方面说,丁元英与他们确实没有利益关系,甚至原来根本就不认识,志伟去年就知道这个情况,不是现在。”

  周剑华说:“也许,这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

  林雨峰说:“不是也许,而是就是。赵青他们坐11点多的班机回来,下午就得和蒋律师讨论这件事,无非是撤诉或继续打下去的问题,我得拿出来个意见。”

  周剑华问:“威胁他?还是除掉他?收买肯定不行,伯爵公司已经开出天价了,如果能收买,现在应诉的就该是伯爵公司。”

  林雨峰说:“以你的处世方式,你会怎么处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周剑华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房间里默默地踱来踱去,沉思了很久之后从林雨峰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伤感地说:“雨峰,算了!咱不玩音响了,潮起潮落是常有的事,不必太放在心上。你到我这儿来,想单干我帮你支一摊子,想热闹咱们就一个锅里搅和,乐圣那摊子交给赵青他们随便折腾去吧。”

  林雨峰问:“中国音响的餐桌上就真多我林雨峰一把椅子?”

  周剑华说:“杀人不难,杀了人不留麻烦难,杀手和知情人是你一辈子的隐患。不留麻烦也不难,到澳门指定的赌场输掉100万就没隐患,什么价位享受什么服务。当然,你出得起100万,破产以后你也出得起。好,不留隐患也容易了,但是不留心病难,你背着一条人命过日子,这是一辈子无药可治的绝症。这些,仅仅是其一,还有其二、其三。

  林雨峰点点头,说:“有道理。说说其二。”

  周剑华说:“杀了一个丁元英乐圣公司就能得救吗?不会,只能垮得更快,因为你是做市场,社会形象和公众评价就是你企业的命根子。黑道上每天都在杀人,你看有几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的?都是为了逐利。如果市场救不了你,那么杀这个人的意义在哪儿?如果竞争不过人家就去杀人,你就是把全世界的奖杯都抢回家又有几分含金量?丁元英真跟你有深仇大恨吗?人家好歹是扶贫。你是真怕穷吗?你是丢不起面子。”

  林雨峰再次点点头,说:“同意。”

  周剑华继续分析道:“其三,黑道不是谁家的独家买卖,你能花钱买到的东西,别人也一定能。100万只能买你刑事责任的安全,但是买不了你其它方面的安全。韩楚风能把一辆100多万的车送给丁元英,那得是多知己的朋友,正天集团总裁缺不缺那点买你命的钱?赵青说赞助十大音箱测评的是个经营赌场的女人,一般的朋友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个女人缺不缺那点买你命的钱?除掉对手是为了自己能活得更好,如果是为了给自己掘墓,那么杀这个人的意义又在哪儿?

  林雨峰说:“看来,弱肉强食的法则放到哪儿都适用。”

  周剑华说:“这些还都只是权衡利弊的东西,最重要的,你林雨峰对中国Hi-Fi音响也是个有功之人,是发烧友心目中的英雄,就为这,你这辈子都活值了,无论躺着站着都该是条好汉。这个污点你沾不得,只要沾上,别说你这辈子都擦不干净,你从前所有的成就感都会被葬送,你有多少钱也不妨碍发烧友评价你是个渣子。”

  林雨峰身子无力地往后一躺,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感叹地说:“如果败诉只是舍几个钱的问题,我就没这么闹心了。脸蛋子啊!那可不是女人涂脂抹粉的脸蛋子!”

  周剑华发自肺腑地说:“老弟,哥哥我不是好人,是过来的坏人,我是真把你当成朋友才说了几句人话。别人可以那样做,你不能。你在这种时候来找我这种朋友,潜意识里就有通过那种方式解决问题的念头。我在黑道混了这么多年,比你清楚,黑道不是万能的,道就是规矩,既有所能就必有所不能。争凶斗狠的那不叫黑道,那叫地痞流氓。

  周剑华走到办公室套间的休息室,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只史密斯-韦森CS45手枪,又从文件柜里找出一个崭新的黑色高级公文包,把手枪装进公文包里,回到办公室在林雨峰的对面坐下,取出手枪放到茶几上,把枪柄转到林雨峰的方向往前一推,说:“这是只好枪,里面有7发子弹。不管你有没有那种念头,至少不能经过我的手脏了你的名字,如果有一天你真想杀他了,就面对面正人君子地给他一枪。既然杀了丁元英你也活不了,就别花那个贼头贼脑的窝囊钱了,有这100万留给你手下的弟兄,总比扔在那种烂筐里有功德。”

  林雨峰拿起手枪看了看,放回包里拉上拉锁,拿起包站起来说:“听老兄一番话,我这心里有点数了。枪我先收着,谢谢!”

  周剑华说:“我还是那句话,潮起潮落是常有的事,别太放在心上。”说着,他送林雨峰出了办公室,一直送到萨罗尼公司门口,两人在蒙蒙细雨中道别。

==

  一时间,报纸、电视、网上围绕着得救标准与得救之道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论,而林雨峰的微妙之死更激化了有识之士针对丁元英个人的痛斥。

  《是法律的失败还是文化的失败?》一文摘录:

  法律是社会道德的底线,是解决最基本、最表面的问题,不解决文化的根本问题,文化的问题只能由文化的觉悟解决。一个民族的文化属性就是这个民族的主,主宰着这个民族的文明、荣辱、兴衰。一个民族最强调道德的时候,正是这个民族道德最沦丧的时候。

  《给强者的道德构建一个文化平台》一文摘录:

  法律治标,文化治本。法律对于滋生法律的文化土壤无能为力,对于越过法律潜入文化土壤地带从事更大损害、更大掠夺的行为无能为力,法律是维持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最软弱、最无奈的强大。法律的神圣是缘于道德文明的崩溃,关注弱势,激励强者构筑更高的道德平台和获得更大的综合效应,需要相应的社会文化。

  《谁在移动道德底线?》一文摘录:

  我们观想一个由人民政府制定了一个允许人民富起来的政策,如果这个允许人民致富的政策是这个政府对人民的恩赐,那么所有因为这个政策挣了钱的纳税人无疑应该对这个政府感恩戴德。如果这个允许人民致富的政策是这个政府本该如此作为的天职,那么所有因为这个政策挣了钱的纳税人就无须对这个政府感恩戴德,而是满意。如果用纳税人的钱帮助弱势群体,纳税人的荣誉、价值怎么体现?弱势群体应该对谁表示感谢?这个恩德应该记在谁的账上?纳税人是应该感恩戴德,还是应该享有荣誉?纳税人有没有可能在解决了自身的生存之后再去追求更高的生命价值?

  《关于杀富济贫的思考》一文摘录:

  构筑强者的道德平台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工程,道德平台太低,势必挤压弱势群体的生存空间,而过高的道德平台又必然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是很少有人能攀援上去,没有可操作性。其次是过多的帮助不利于社会进步,弱势群体得到的输血越多,则自身的造血功能就越差,就越接近死亡。道德平台理想的高度,是优胜劣汰的法则与人人平等的道德两者之间的平衡。主流的文化,是优胜劣汰的文化,是不给落后观念生存空间的文化。然而,如果不关爱弱势,道德还有价值吗?等级是客观存在,如果我们连等级的存在都不敢承认,社会又怎么可能去建立一种更高级的道德文化?如果没有个体的文化价值的量变,又怎么可能会产生民族的文化价值的质变?

  《弱势群体的得救之道在哪里?》一文摘录:

  计划经济的弊端在于社会为弱势文化提供了生存、繁衍的温床,解决这个问题主要依靠政治理想的教育。市场经济的弊端在于产生贫富两极分化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矛盾,解决这个问题主要依靠社会利益调节机制。计划经济制度,政治是人的最高价值,获取社会财富和社会地位的惟一通道是首先得到权力。市场经济制度,经济是人的最高价值,获取社会财富和社会地位的通道多种多样。获取平等的社会值,就必须付出惰性的代价;获取活力的社会值,就必须付出等级的代价。这是由人的自然属性决定的,这就是天道,就是客观规律,而社会利益调节机制的制定则有赖于强势群体的道德价值指标和对社会稳定的天然需要。

  《最好的强盗最坏的英雄》一文摘录:

  某某某杀了一个与他无怨无仇的人,葬送了这个行业惟一能与洋货抗衡的民族品牌,这不叫扶贫,这是杀富济贫。他把“扶贫”作为一面旗帜高高扬起,用那么多人的劳动、汗水、眼泪甚至鲜血把这面旗帜染得更红。

  《当奶妈走了以后……》一文摘录:

  假如没有某某某这样一个幕后人物,王庙村能有今天吗?然而有了这样一个幕后人物,王庙村就真能得救吗?它的本质仍然是在不是人呆的地方干不是人干的活儿,拼的就是“不是人”。这种以农舍和廉价劳动力为基础的小农经济生产方式具有先天发育不全的缺陷,根本谈不上高端技术储备和后续产品开发。如果以牺牲农民的基本生存权来换取竞争优势,将把相当一部分适合这种生产方式的产业拖入绝境,无异于打家劫舍、开仓放粮,陷入小农经济的低水平恶性竞争。

  《扶贫的出路在哪里?救世主在哪儿?》一文摘录:

  民无“主”,并非真的无主,而是没有对客观规律认识的“主”,只有依赖强者道德的“主”,即为“你要为我做主”,等待父母官的拯救。杀富可以济贫,但本质是济,不是得救。基督教让他们靠上帝,佛教让他们靠佛恩,传统文化给了农民什么?谁来给农民做主?农民的得救之道在哪里?

  《假如“格律诗模式”蔓延》……

  《弱势群体的得救之道在哪里?》……

  《得救的标准是什么?》……

  《以扶贫的名义……》……

  《痞性?德性?道性?》……

  《强者的逻辑与强盗的逻辑》……

  ……

  在这种特别时间、特别事件的大背景下,丁元英知道各种社会评论会铺天盖地,也知道自己会招惹一片嘘声。至于别人是什么观点?对与不对?他已经不再关心了,因为芮小丹不在了,这一切于他而言就没有意义了。

  谁都知道,中国的文化属性是沉积了几千年的问题,决不是一时一地的一次讨论就可以有所觉悟。得救之道是一个久远的话题,这个事件所引发的有关法律、道德和文化属性的讨论仅仅是一种延续,人们今天讨论,将来还会因为别的事件继续讨论下去。

  然而,丁元英这个名字却无疑已经臭名昭著。

参考链接:

遥远的救世主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322455/

遥远的救世主(书籍)
https://www.zhihu.com/topic/19852185/top-answers

深度解析9.1分神剧《天道》:有些剧,可以改变你的格局
https://zhuanlan.zhihu.com/p/73705214

如何评价电视剧《天道》?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865270

《天道》里,芮小丹一死,丁元英前呼后拥地回到神位,彻底断开了与芸芸众生的联系,这是不是遥远的含义呢?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6227034/answer/1595072304

看过《天道》这部电视剧吗?如何理解其中所阐述的文化属性?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559220/answer/1986888298

《天道》五台山台词白话文直译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9908597

《遥远的救世主》好在哪里?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648865

豆豆写《遥远的救世主》三部曲是在下一盘文化大棋吗?
https://zhuanlan.zhihu.com/p/141888050

《天道》《遥远的救世主》深度解读!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0377219

看过《天道》,为什么还要读《遥远的救世主》?
https://zhuanlan.zhihu.com/p/49850469

你从《遥远的救世主》里学到了什么
https://zhuanlan.zhihu.com/p/148532667

《遥远的救世主》免费在线阅读
https://www.janpn.com/book/yaoyuandejiushizhu.html

《遥远的救世主》《天道》原著小说txt全集下载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601151154.html

=END=

声明: 除非注明,ixyzero.com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谢谢!
https://ixyzero.com/blog/archives/51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