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每周分享第16期

=Start=

缘由:

接着前段时间的 996.icu 事件,再聊聊「中年危机」。。。

正文:

参考解答:

作者:2gua

用技术来度过“中年危机”乃至“安度晚年”有几种可能性:

1. 在四十岁之前赚取能够“安享晚年”的收入。
2. 在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做技术。
3. 在公司做到分析师/架构师、技术专家等具备一定不可替代性的角色。

否则,一直充当普通程序员的风险确实比较大。还有人说转管理,其实转管理的风险不见得小,管理往往最先裁掉。

总之,在年龄面前,不管什么人,在“打工”形态下,竞争力都要相对下降。一个人的发展,需要有各种资源,技术资源、人脉资源,市场资源等等。不过也不用太过紧张,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为项目做贡献、企业也稳定发展的情况还是占主流的。个人要有意识,但也要防止过度紧张,应该才是正常心态。


不要把公司当家。拿钱干活,做个本分人。对于资方,永远是冷冰冰的规则,花多少钱给你,你就做出多大的贡献(这也要比开始画大饼后来只给喝凉水要好)。


担心“中年”危机?不如笨鸟先飞

随着去年底的一波裁员潮,几乎整个冬天都弥漫着一股名叫“中年”的危机。说到“中年危机”,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网红词汇,这话题要展开来说可以无穷无尽。

其实,不是年轻没有危机,只是中年没了借口。

无论中年、青年还是未成年,危机一直都在。只不过年轻可以挥霍,可以犯错,甚至一错再错,但犯错终究要受到惩罚的,到了中年,周遭的客观环境忽然间都不给你退路了,就危机了。

潮来时肆意妄为,当潮水褪去,才发现自己在裸奔,于是怪大海无情,但有水的时候为什么不早穿裤子?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居安不思危,不裁你裁谁?不是我故意要把话说得难听,因为现实就有这么难看。

危机的背后,是能自主选择的选项越来越少,路越走越窄了。如果在年轻的时候早做打算,虽不一定就能掌握行业方向,看清产业布局,但你会保持职业规划的敏锐度,发现机会的概率就大。生机大了,危机自然就小了。

张爱玲曾说:“出名要趁早。”何止是出名,哪怕只是为了避免失败,都要趁早准备。

我们都是笨鸟,不过是谁先飞。


@Cat Chen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纯技术的,人到中年就应该学会承担责任和接受这个世界你改变不了的事情。这个世界不会总存在一个父母老师一样的角色,布置作业给你做然后你做好了给你糖吃。不要指望这个世界会给你糖吃,不要指望这个世界会很公平地回报你的付出。你想对什么事情负责任你自己做决定,同时你要知道哪些事情是你改变不了的所以不要去承担责任。这不是一个技术和管理之间做选择的问题。这是一个心智成熟度的问题。


作者:行人逆旅

自从程序员跳楼后,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看得多了,我对写程序的热情变小了,倒不是怕中年危机,而且热爱社会学的我对行业趋势和职业发展有了统计研究的兴趣,越思考这个问题,兴趣越浓厚。

现在的社会和过去走了很大的不同,以后和现在也会有很大的不同,工业革命前,100年间没什么变化,职业发展极其稳定。近200年间,技术不断突破,如果能统计衰落产业的人情况,就是历史经验,要比个人经验价值高出许多。

然后就是以后和现在的区别,过去是不断的技术革新,兴盛代替衰落,但目前的科技而言,人工智能飞速发展,我们对科学的认识缺没有质的进步,甚至没有令人鼓舞的进步。也就是。未来的一段时期内是没有新的产业产生的,而旧的又不断被人工智能替代。从这方面考虑,是程序员有中年危机,还是社会的大多数人有生存危机?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管理岗位形势是十分严峻,多数人被替代了,对管理的需求也大大降低了。真到了这个时候,黑客和网络安全应该是最牛的了吧。

退一步说,为了社会稳定,国家机器限制人工智能的应用范围,人到中年,又有谁没有危机呢?这个时候是有专业技术的人好点还是怎么样应该很明显了吧。

这个问题的潜在条件应该是对普通人来说,我们如何度过中年危机?做管理,管理毕竟是少数,做小生意,不好意思,请离开大城市,创业,普通人去创业去挥霍资本?去投资?不好意思,这是在给别人送钱。

说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悲哀了。但普通人的人生就是如此啊,辛苦恣睢,奔波劳碌。但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好处,心宽,穷富皆可,平安是福,团圆是乐。

怕就怕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自己把自己架上去,无所得而为人谈资。如何度过中年危机,中年前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努力追求,中年后承认自己普通,调整心态。否则,不过一笑谈耳!


作为曾经的半个程序员,分享一下个人经历。程序员会有中年危机,一个很大的因素来自:我们曾经引以为傲、赖以生存的开发技术会被淘汰。而学习新开发技术成本太高。看着快速崛起的年轻人,不免使人心生:廉颇老矣的感慨。但是如果眼光不仅仅局限在开发技术上,可以做的空间就大了很多。

我一直在做数据分析相关的工作。作为一个83年的老男人,最惨的就是:当我进入职场的时候,数据分析远远没有现在火热,互联网行业也远没有现在强大。我在职场起步阶段学的还是SAS。大多数分析主题以商业分析为主,很少用算法。做过数据挖掘项目,也局限在银行的外呼,运营商的流失用户挽留等特定领域。不但做的模型单一(其实就是逻辑回归),而且跟互联网行业没一毛钱关系。和现在全民all in机器学习的在校生比起来,简直弱爆了。毕竟人家人手一本西瓜书,天天上kaggle捞代码,张口随机森林闭口SVM,scikit-learn各种起飞。两下一对比,就显得我各种土鳖。

学习新开发技术对在校生容易,可对中年职场人士真是太难了。业余时间,回家带宝宝、打扫卫生、陪孩子出去玩,已经把人累的筋疲力尽。在企业也很少实战新数据的机会,毕竟大多数我们带出来的系统已经稳定,除非投身新公司新部门,否则很少有新技术使用机会。问题是,有几个中年人敢轻易换坑的。

感觉就像自己好不容易弓马娴熟,结果人家换了机关枪……

幸运的是,30岁那年,一个前辈指点我,逐步走出了这种困局。他当时对我说的话,至今犹在耳边:

你思路要开阔点,一个项目成功可不仅仅是写代码这么简单。你也做过很多项目效益分析,你自己想想,有几个项目是真的死于技术不行的。如果老板期望过高呢?如果给的资源不够呢?如果其他部门不配合你呢?你做精准营销,人家一线销售根本不鸟你,你怎么精准?如果你能从结果出发,倒推做成项目需要什么。用这些分析去影响业务部门,岂不是比别人挖好了坑,自己边骂边填更好?”

这段经历直接影响了我后来的职业发展。确实,为什么要一辈子做爬坑的那个,而不试着拿过挖坑的锹呢?这就开启了我转变的第一步:摆脱接需求→做开发→交结果的被动思维,站在如何做成一个对企业有用的项目的角度思考问题。

上一个台阶看问题,就发现影响项目成功的因素有很多,技术只占其中一部分。特别是销售、市场、运营类项目。这些项目本质上还是要和人打交道。无论是做经营分析、做精准营销、做个性化推送、最后还是要靠各部门通力合作。从做好项目的角度来看,还是有很多发挥余空间的。

这个时候,开启第二步思考:如果让我自己来挖这个坑,我会怎么挖?顺着这个思路,我开始反复复盘自己经过的大大小小的项目。站在项目全局而非仅仅是分析建模的角度去复盘问题。复盘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信息不全的问题。很多信息被业务部门掌握。这时候就充分发挥自己爱好喝酒撸串的优势,广结善缘。有不懂的直接拉伙伴出来吃个饭讨教,进步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这样我便慢慢走上管理道路。之后5年,我做的技术方面的东西越来越少,最后彻底转向业务方向。等到我有了自己的团队,就几乎不怎么碰代码了。然而,我在项目里承担的责任一点都没有减轻,因为除了技术以外,真的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的。

有些同学可能会说:这已经是管理工作了呀。确实如此。不过做技术出身的人做管理,会比业务线出身的人有一定优势。我们了解技术实现的具体方式,纯业务出身则把它看成一个黑箱。这样我们能更准确的评估问题,找到靠谱的解决方案。而纯业务出身的经理人,经常把项目拖到坑里去。

比如这5年来,我服务的很多客户是传统行业,他们想搭上O2O、互联网+、消费升级、新零售等新东西的顺风车。然而,相当多传统行业经理人缺少对技术的基本了解。就拿精准营销类项目举例。他们只能从结果,看到别人发了一个短信,做了一个推送,但完全不知道在这背后隐藏着多少东西。这就导致,他们会低估投入成本,高估了效果。最后做起项目来各种东施效颦。

而我参与项目时就发现:相当多的传统企业,数据建设都很滞后;不同系统数据间缺乏关联,基础数据字段缺失严重;一线业务部门和总部脱节;尾大不掉、骄兵难驭的情况也很常见。我从不会急匆匆向客户说:“用户画像系统一般有三层结构”“关联分析常用Apriori算法”这些话。而是从最基础的数据字段、采集流程入手,先摸清水到底有多深。在设计方案的时候,先考虑合作部门的利益,尽可能把其他部门拖下水。这样项目的数据基础很扎实,推进阻力相对小,分阶段输出成果。几年下来,累积的口碑和经验还是不少的。

在这种工作中,我也慢慢清晰了自己在团队中定位。我主要负责和客户站在一条战壕,面对各方挑战,诸如:“凭什么这个项目值得投入300万?这个项目能为公司创造多少业绩?到底这样验证推荐系统效果?这次营销新增业绩多少?凭什么说新增业绩是系统的功劳不是销售部的功劳?”扫清了这些障碍,客户在公司里有个更大的功绩。项目的费用、时间、成果认证也就有了保障。剩下的交给更年轻,更有活力的小伙子们。现在我的团队里也有很年轻的做算法的小伙。他们比我懂得多,比我搞算法有热情。干活的时候他们打主力,我就打个辅助。然而我却并不担心被他们取代,大家合作的很愉快。

之后就发现,当找好自己的定位以后,就不会害怕新人的崛起。因为大家各有各的长处。总的来看,新人重技术,老人重结果。新人喜欢高精尖,老人喜欢稳重实。

  • 新人看PPT,都喜欢说:哇塞,这一页好漂亮,用什么排版工具画的?老人看ppt,都先问这个是做给谁看的,想表达什么。
  • 新人做分析,都喜欢先想:这个问题可以用个什么模型。而老兵去做分析,都喜欢先看:你们的数据是从哪些系统产生的,产生数据需要什么流程,有哪些字段,这些字段在业务上有什么含义,基础质量如何。

这是中年人的优势。经历多了以后,我们就不会急于炫耀技巧,而是认真的围绕结果想过程。过程越细越好,每一个忽略的细节,都可能是日后爬不出的大坑。

然而,技术出身的往业务或者管理上走,也有特殊的缺点。性格可能是一个方面,好在我个性比较活泼,在这方面没有很大阻碍。业务经验是另一方面,做业务的人笔杆子很硬,嘴巴很锋利,很多时候讨论起来,你明明知道他在瞎扯,就是扯不过他。为此我也在不断努力,比如上知乎写文章也是练习笔杆子的方式之一。

可能有些同学会觉得这个过程太辛苦。然而,想要不被淘汰就是要辛苦啊。或者很辛苦的挤出时间学习新的技术,保持不被时代淘汰。或者很辛苦的克服能力短板,向综合方向发展,往业务和管理上走。其实,大家细想一下,那些被中年危机淘汰的程序员,不正是趁着年轻进了大公司,做个螺丝钉,之后生活安逸,技术没进步,业务没长进的人吗?

当然,还有其他很多方式可以走出程序员中年困局。就我身边的朋友:

  • 有些和别人合伙创业做CTO去了
  • 有些在大企业混个技术管理岗安稳度日
  • 有些转身做新入行的培训(学会Java,走遍天下!)
  • 有些把BI分析部改成AI分析部,继续在技术领域奋战

总之保持努力,保持进步,总有好前途,与大家共勉。

 

参考链接:

=END=

声明: 除非注明,ixyzero.com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谢谢!
https://ixyzero.com/blog/archives/4365.html

《[think]每周分享第16期》上有1条评论

  1. 老西医和老码农的中年危机
    https://paper.tuisec.win/detail/225861b501fcce5
    https://toutiao.io/posts/1tn2wn/preview
    https://zhuanlan.zhihu.com/p/41416771

    那位说了,我只听过“老中医”。中医到了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岁数,往那儿一坐就有点儿胡说胡有理的派头。西医则不然,年轻力壮的可以日剖数患,耳聋眼花的拿起柳叶刀手直哆嗦,新技术也学得慢了,识趣的也就退隐做吉祥物去了。所以,世人只羡慕老中医,却并无“老西医”的提法。

    作为严谨的负媒体,我们无意介入中西医之辩,只想借此说明:你的职业是否会遭遇中年危机,与其本身特性有很大关系。老中医和老西医的区别,可以折射出决定职业生涯走势的两个关键“速度”:

    一、核心能力的习得速度。
    二、职业技能的演进速度。

    码农的中年危机是由其职业属性决定的,与呼吸和交税一样无法避免。
    以大神为参照的话,你缺的不是努力,而是智力。

    无论怎么腾挪,都要从狭义的码农职业转换到其他相关职业,这里我们可以给出几条可行路线,概括为3P(PPT、Politics、Paper)。

    PPT路线:这条路线,是从写代码的岗位转入写PPT的岗位,比如产品、运营、领导秘书,或者仍在技术团队中的项目管理、架构等角色。

    分析此路线的好处,首先在于PPT技能随变化很慢。我翻了翻十几年前看过的一些讲稿,放到今天也基本能糊弄过去。因此,PPT岗位不太容易因为技术的骤然升级而被淘汰。另外,虽然PPT能力非常容易习得,可是相配合的演讲能力却需要一番磨炼,总体来说比码农的上手速度也要慢。

    Politics路线:这条路线,是从生产力岗位转入生产关系岗位,一般来说就是各种管理岗。这条路性价比高,竞争也激烈,要有意识地构建好自己的能力,才有机会进入。

    这条路线的两个速度都很慢:搞生产关系这事儿,需要长时间与人斗的历练,核心能力的习得过程相当漫长,除了天赋异禀的白头山天降伟人,一般都是老而弥坚。另一方面,与人斗的技能树,中国在奴隶社会以降,就没有太大变化,以至有“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说法。所以,向这个方向努力,对码农来说,是逃离职场中年危机的通途。

    Paper路线:这条路线适应者相对较少,不过却非常有效。简单来说,能够跟学术界搭上点儿关系,在此序列里标名挂号,比只会coding,长期职业生涯会顺利得多。

    学术能力的习得是很慢的,因为这个圈子有打怪升级的体系和标准:谁发过什么期刊,得国什么第一名,是哪儿的会士,这些credit,跟码农们只看几点交代码的环境可不一样。在此体系下积累起来的“认证过的能力”,是只增不减的。所以,虽然学术面临的问题也随着时间也快速演进,中年危机来得并不猛烈。

    要走上面三条路,重要的是“求实不求名”:做还做你的工程师,不过平素里多练练写报告,多琢磨琢磨人,有机会跟合作的教授蹭点合作论文,职业生涯的转型和解脱有很大的机会。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吧,传说中的的那些技术大神,比如说那谁和那谁,以及大多数身边摆脱了中年危机困扰的高级码农,其实大多数都已经在这几条路上,与码农本行早没了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